「杰倫熊」暴跌96.6% 明星帶貨NFT為何遇冷?

NFT市場經歷了短暫爆發後逐漸步入「冷靜期」。根據NFTGO 6月24日的數據,NFT市場總市值已由今年2月366億美元的高點跌至226億美元,跌幅超過38%。NFT單日交易額由33.94億美元的高點跌至1.5億美元左右,下降了95.5%。

市場整體下行的環境下,NFT市場中與娛樂明星關聯的特殊類NFT也並未展現出足夠的韌性。華語歌壇天王周杰倫相關聯的Phanta Bear NFT系列,地板價已由高點下跌了96.6%,且流動性相對匱乏,單日交易額僅為2萬多美元。

明星帶貨NFT遇冷並非孤例。

此前,足球巨星萊昂內爾·梅西以及流行偶像麥當娜(Madonna)都曾發行過圍繞自身形象設計的NFT,但由於這些NFT發行數量較少,售價較為高昂,讓普通收藏者和粉絲望而卻步,並未形成社區效應;而娛樂明星陳冠希、余文樂等雖發行了較多數量的NFT,但或因創作設計不被認同、或缺乏持續賦能,這些NFT也都在短暫炒作後跌破發行價。

當前,已有越來越多的娛樂明星、名人參與NFT的製作與發行,NFT的形式也從圖片拓寬到音樂、視頻等,但這類NFT的熱度往往難以持續,多數NFT在發售後都成了「一錘子買賣」。

在業內人士看來,受眾認知門檻和交易門檻較高是明星帶貨NFT效果不佳的一大原因,參與明星NFT的更多是「黃牛」和NFT投資者,大部分不是明星的粉絲,沒有長期持有的動力;此外,明星NFT在後續運營期間也往往欠缺賦能,導致NFT的價值日漸流失。有用戶認為,明星NFT在運營上可以設計一些與明星本人聯動的玩法,有助於形成「長尾效應」。

「杰倫熊」地板價暴跌96.6%

比特幣跌至2萬美元關口,加密資產市場已然步入熊市,年初時熱熱鬧鬧的NFT市場也隨之消沉下來,不復此前的喧囂。

根據NFTGO 6月24日的數據,NFT市場總市值已由今年2月366億美元的高點跌至226億美元,跌幅超過38%。NFT單日交易額由33.94億美元的高點跌至1.5億美元左右,下降了95.5%。

在冷清的市場環境下,用戶交易較多的還屬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BAYC無聊猿)、Otherdeed等藍籌項目,而趁此前市場熱度一窩蜂發行的大多數NFT項目都陷入了流動性枯竭的尷尬局面中,甚至有一些乾脆無人問津。

在愈發龐大的NFT市場中,娛樂明星、偶像直接發行或間接站台的NFT項目,算是一個特色分支。由於各界明星和名人本身自帶流量和影響力,與他們相關的NFT往往在啟動階段引人注目,但隨著市場整體下行,這類項目並未在市場寒冬展現出足夠的韌性,以Phanta Bear為代表的明星NFT板塊已經處於價格持續下行、交易量銳減的狀態。

Phanta Bear中文直譯為「幻象熊」,但在華語社區中,它更廣為流傳的名號是「杰倫熊」,因為這個NFT系列與華語歌壇天王周杰倫關聯緊密,並得到了周杰倫個人社交媒體的站台。

Phanta Bear於今年1月1日發行,由10000個隨機生成的潮流熊形象組成系列,每個熊形象的NFT表現出不同的裝扮與動作,初始售價為0.26 ETH(當時約984美元)。該項目由周杰倫和好友創立的潮牌PHANTACi與去中心化娛樂平台Ezek共同發起,後者的的母公司Starvision Entertainment Ltd.(SEL)則由周杰倫好友劉畊宏和耿展創辦。

Phanta Bear發行不久後,周杰倫便將個人社交媒體頭像換成了該NFT形象,附文「2022哥先換幾個月的頭像,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覺」。

周董親自站台,Phanta Bear一時成為現象級項目,NFT收藏者、投資者以及周杰倫的粉絲、歌迷成為主要受眾。1月7日,Phanta Bear在二級市場的地板價高達6.39ETH(當時約21700美元),相比發行價翻了22倍。就在當天,該NFT系列的市值和交易量達到歷史高點,總市值為1.99億美元,單日交易額超過4600萬美元。

社交媒體上,許多購買了Phanta Bear的玩家都將頭像換成了該NFT,以彰顯個人的「元宇宙身份」。根據官方介紹,Phanta Bear NFT還可視為Ezek Club的會員卡,每隻「杰倫熊」都會解鎖不同的等級和相對應的會員權益。

然而,Phanta Bear的熱度沒能延續多久,到了1月底,它的地板價就跌到1.4ETH,總市值也跌至7411萬美元,單日交易額滑落至170萬美元。據Phanta Bear NFT持有者透露,買入該系列NFT後,可以加入官方Discord社區,但一直未見有實際的會員權益,後續官方團隊也沒有對該NFT進行過多賦能,因此在「一波流」的熱度過後,該系列NFT的價格持續走低。

Phanta Bear系列NFT市值和交易額持續走低

來到熊市週期,Phanta Bear如今的地板價跌至0.65ETH。由於ETH價格相比年初大幅下跌,當前該系列NFT的地板價相當於約730美元,跌破當時約984美元的發行價。以美元計價,Phanta Bear NFT較歷史高點下跌96.6%。

Phanta Bear的熱度大不如前,市場流動性相對匱乏。NFTGO數據顯示,6月23日,該系列NFT僅發生29筆交易,交易額為20187美元。在流動性不佳的情況下,持有者想要快速出手並不容易。

明星「帶貨」NFT熱度難持續

即便有「亞洲天王」加持,Phanta Bear還是在短暫爆發後逐漸被市場淡忘,而這也是明星帶貨NFT項目的一個縮影。

自去年NFT概念被熱炒後,它一度被視作科技與時尚的結合體。如此背景下,國內外諸多明星、名人參與到NFT的製作與發行中。從持續性看,明星背書的NFT大多都只能維持短暫的熱度,難以如BAYC無聊猿等藍籌項目持續獲得交易熱情。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名人效應下的NFT發行與常規NFT有所差異,許多明星NFT數量較為稀少,售價較高,難以形成群體性的社區效應;另一方面,明星相關的NFT多由經紀公司或代理公司代發行,這些公司往往對NFT項目的後續運營欠缺規劃,沒有專業的賦能能力,導致這類NFT成了「一錘子買賣」,購買後除了收藏、炒作,別無它用。

去年8月5日,阿根廷足球明星萊昂內爾·梅西的形像被設計成Messiverse 系列NFT。Messiverse由澳大利亞知名插畫師Boss Logic創作,梅西在作品中被設計成國王、超級英雄和希臘巨人,四幅作品被分別命名為《The Golden One》、《The Man From Tomorrow》、《The Man of The Past》和《The King Piece》。

作為金球獎得主、當代足球巨星,梅西的影響力不容小覷。不過,由於Messiverse系列NFT發行數量較少,單版NFT作品的拍賣價高達上百萬美元,普通NFT收藏者或梅西粉絲望而卻步。在初始發售過後,外界幾乎未再有對該NFT系列的討論。

同樣的例子還有流行偶像麥當娜(Madonna)聯合加密藝術家Beeple於今年5月推出的「Mother of Creation」(創造之母)NFT。該NFT系列有3段不同的麥當娜形象視頻,創作歷時一年,將「創造」與「母性」的聯繫通過可視化的3D效果表現出來,每段視頻時長一分鐘。但由於發行量太過稀少,又成了普通用戶無法企及的NFT系列。

Messiverse和Mother of Creation這類NFT的收藏屬性更濃,售價高端,大眾關注度不算高。

當然,也有諸如Phanta Bear這樣發行量較大、流通較廣泛的NFT項目。今年2月,知名演員陳冠希所有的潮牌CLOT發行了「ALIENEGRA x EDC」系列NFT,發行總量為2072枚,該系列NFT是以陳冠希為原型創作的「外星人」形象NFT,初始售價為0.1888 ETH(時值594美元)。

「ALIENEGRA x EDC」系列NFT


該系列NFT在發售期間同樣遭到搶購,但由於後續發行團隊幾乎對該項目處於「放養」狀態,「ALIENEGRA x EDC」系列NFT價格很快跌穿發行價。當前的二級市場上,該系列NFT地板價僅為0.07 ETH(約80美元),相比發行價下跌86.5%,且幾乎沒有流動性。

此外,港台影視明星余文樂也於此前推出NFT項目ZombieClub,該系列由6666個像素怪物NFT組成,初始鑄造價為0.666 ETH。ZombieClub倒是做了很多規劃,包括成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組織線下聚會、打造GameFi等等,甚至於今年6月宣布與HTC合作推出3D元宇宙項目。但從進展看,ZombieClub仍停留在頭像類NFT的類別中,尚未有實際的應用落地。

雖然有余文樂背書,該系列NFT也難逃「破發」命運。截至6月24日,ZombieClub NFT地板價為0.43ETH,近7天僅有21次交易。

明星NFT如何保持生命力?

娛樂明星自帶IP,但他們帶貨NFT的效果並不好,因為大多數明星加持的NFT僅限收藏場景,頂多算是數字周邊產品,他們既想藉助新概念讓粉絲買單,也想將IP價值通過加密資產市場變現,然而,這兩個受眾群體的重合度較低,粉絲對NFT的理解有限,NFT投資者則更願意將錢投入到高流動性的藍籌項目中。

有歌迷曾在社交媒體表達他的困惑,「我願意開音樂平台的會員或者買演唱會門票去聽我喜歡的歌手,那是一種現實的體驗,但我始終不理解買NFT有什麼意義。」他認為,明星品類的NFT有天然的流量優勢,但需要讓粉絲明白NFT與其他周邊有什麼區別。

從外界反饋來看,許多明星粉絲更期待有藝術審美和聯動玩法的NFT項目。在陳冠希發售「外星人形象」的NFT後,一些用戶直言這組NFT太過驚悚,無法欣賞其中的藝術品味。另有資深周杰倫粉絲告訴蜂巢Tech,希望明星背書的NFT能與演唱會或明星本人進行聯動,「比如我買了『杰倫熊』NFT,就可以憑此去看一場周杰倫的演唱會,或者能和他近距離接觸,這樣才覺得買入的NFT有價值。」

值得借鑒的是,日本知名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與RTFKT Studios合作發行了「CLONE X」NFT項目,該系列涵蓋2萬個NFT角色,且每個角色都帶有3D骨架系統。這意味著擁有者可以將這些角色使用在AR、 Zoom或遊戲中,也可作為未來進入元宇宙虛擬世界的形象。這個由知名藝術家打造的NFT系列,在藝術和科技色彩上疊加了應用價值,發行後迅速走紅,當前以5.12億美元市值排在NFT項目榜單第8位,地板價為9.68ETH。

「CLONE X」系列NFT


一位不願具名的NFT藏家對蜂巢Tech表示,BAYC無聊猿的俱樂部式運營模式值得明星團隊運營NFT時藉鑑,「從BAYC系列NFT發售以來,背後發行方Yuga Labs對NFT持有者進行了長期賦能,包括空投新NFT、規劃元宇宙虛擬空間等。這些舉措給社區傳遞了一個信息,即持有BAYC是有用的,這也是該系列NFT一直維持著高市場熱度和價格的原因。」

也有一些明星開始探索將自身專業與NFT技術應用進行深度融合。

截至目前,已有多個歌手明星發行了音樂類NFT,拓寬了NFT的創作形式。去年,加拿大R&B歌手The Weeknd發行了首款音樂NFT,將NFT的版權確認功能融入其中,最終以拍賣和抽獎的方式面向受眾,這次發行為其帶來了229萬美元的銷售額。

今年3月,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 限量發行了1000 張音樂NFT 「Death Row Mix: Vol. 1」;此外,胡彥斌《和尚》20 週年紀念黑膠NFT以及騰格爾《天堂》25 週年紀念數字黑膠唱片也相繼於騰訊音樂「TME 數字藏品平台」發行。相較頭像類NFT藏品,這些音樂類NFT更具體驗感。

綜合來看,明星推出NFT需要在設計感、互動性和實用性上發力。上述藏家認為,NFT的概念紅利期已經結束,對於名人、明星來說,未來利用個人IP打造NFT時,更要想好發行NFT的目的,做好運營規劃,「如果只是奔著『賺快錢』而來,很可能會消耗自身IP,甚至招致罵聲而影響個人品牌。」(蜂巢Tech )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