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3地惊現猴痘感染者!患者: 比新冠痛苦100倍

9月6日,香港報告了首例猴痘病例;

9月16日,重慶發現了境外輸入猴痘病例。

10天,2座城市,同樣是境外輸入,再加上此前台灣地區的外輸病例,目前中國已經有3地出現了“猴痘”感染者。

這種無比“辣眼”的病毒,離我們還有多遠?

01:

香港

9月5日,一名30歲的男子從菲律賓乘坐飛機抵達香港,此前,他曾經前往美國和加拿大旅行,並且進行了一些“高風險活動” (大家可自行腦補)。

雖然天氣悶熱,但他全程穿著長衣長褲,並且表現得“遮遮掩掩”……

到達香港後,菲律賓男住進了西營盤華美達海景酒店隔離,但隔離第一天,他就開始發病——咽喉腫脹、吞嚥困難,更恐怖的是,他全身長出了密密麻麻的疹子。

工作人員一看:

這也不像新冠啊,難道是猴痘?!

之後,他被緊急送往瑪麗醫院複診,沒錯!是猴痘!

之後,香港緊急召開疫情記者會,將猴痘的應對等級,提升到了“戒備”。

幸好,他沒能蒙混過關流入香港社會。

重慶

9月16日,重慶市確診1例境外輸入猴痘病例。

這是此輪疫情以來,中國內地首次發現猴痘病例。

感染者的目的地不是重慶,而是在轉機集中隔離期間出現了皮疹等症狀,隨後被確診。

之後,感染者被迅速轉至定點醫院集中隔離治療,目前情況穩定,其密接者也都已落實隔離醫學觀察措施。

經專家研判,該病例入境重慶即被隔離管控,無社會面活動軌跡,疫情傳播風險低。

中國三地出現感染者,從港台到內地,新加坡、韓國等亞洲多國也都陸續出現了感染者。

病毒似乎正在虎視眈眈。


02:

猴痘,正在全球瘋狂炸開!

截至9月1日,世衛組織已收到來自102個國家/地區的感染病例超5.3萬。

8月11日,美國猴痘突破9000例,成為了目前全球感染病例最多的國家,幾乎所有州都被席捲,官宣進入“緊急狀態”。

而9月15日,僅僅1個月後,美國的感染者數量上升到了2.15萬例!其中,非裔感染者的人數不斷上升,已經由15%升至39%。

病毒,在短短數月席捲了幾乎所有州,其中最嚴重的加州感染人數已超過了4500。

雖然“猴痘”的臨床多為輕症,但致死率卻高達10%。

開始時,專家信誓旦旦地稱,“雖然病毒傳播性很強,但不會造成生命危險”。

可話音未落,德克薩斯州就出現了死亡病例。

就在大家都以為這是個意外時,9月8日,加州也出現了猴痘死亡病例,距離上一個感染死亡病例不足一個月。

不僅在美國,在全世界多國都相繼出現了死亡病例。

危險,已近身邊。

而且,隨著病毒不斷變異,很多人類的原有認知或正在擊穿。

3個月前,猴痘開始進入公眾視野,當時,很多人覺得這種“天花”的近親雖然可怖,但還遠遠不足為懼,因為在此前大量的研究中,有人稱“僅僅只會通過同性之間的性行為傳播”、“成年且有不潔性行為的男性才會感染”……

但不知是病毒在不斷變異,還是此前的研究有誤,眼下發生的一切,已經徹底擊穿了人類原本的認知和想像。

第一,猴痘的感染人群已遍布老幼婦孺。

女孩卡米莉(Camille Seaton)是美國喬治亞州的一加油站的收銀員,和所有人一樣,最初聽說“猴痘大多數都是在男性之間傳播”,所以,雖然知道美國已經出現了很多病例,但她並未在意。

7月11日,她發現臉上突然長了一個痘痘,以為是痤瘡。

然而幾天之後,“痘痘”開始變白,而且越長越多,她還出現了發燒、皮疹、頭痛、疲勞、關節痛和肌肉痛……

察覺不對的她慌忙趕到醫院,隨後便被確診“猴痘”。

她成了喬州的首例確診者,一名年輕、健康的女性。

8月10日,德國出現了首例兒童感染者。

這是一名4歲的女孩,家住巴登符騰堡州,因為家中大人被感染,因此孩子也被感染了……

而在她確診的同日,荷蘭一名男童被緊急推入了阿姆斯特丹的醫院,孩子全身20多個部位長出了紅棕色的顆粒,隨後被證實是“猴痘”。

同日,巴西衛生部報告:已發現8歲以下兒童的猴痘感染者至少5人。

目前,歐洲、北美、南美的兒童感染者正在不斷增加。

第二,猴痘的感染方式防不勝防。

美國的第一例女性感染者,是一名在Airbnb (民宿)做清潔的女工,每次都是客人退房離開幾小時後,她才進房間打掃,並且都戴著口罩、手套。

然而,她仍然被感染了,其後經過溯源,感染原因是:“給客人換洗床單。”

還有前面感染的收銀員卡米莉,她只是因為接觸了攜帶病毒的現金,就被感染了,之後“可能只是不經意間觸摸了我的臉,然後病毒就轉移了……”

“我臉上的病變最先出現,腫塊在我臉上停留了整整一個半星期。當我的臉開始癒合時,我的身體上開始出現腫塊……手上長了很多,所以我很難用手做任何事。我不能拿手機,甚至不能折衣服,一點點小事都非常痛苦。”

是的,您沒看錯,目前猴痘的傳播已經不再需要皮膚接觸。

休斯頓紀念赫爾曼衛生系統的傳染病專家Linda Yancey博士表示,猴痘“絕對可能”通過錢、門把手、購物車等任何物品傳播,不僅可以通過皮膚接觸傳播,也可以通過呼吸道飛沫傳播!

目前,還有研究表明,即便離開了人體,猴痘病毒仍可在環境下存活長達35週。

● 顯微鏡下的猴痘病毒

美國國立醫學研究院對猴痘病毒進行了氣溶膠懸浮液研究,氣溶膠中的猴痘病毒濃度在18—90小時之內保持穩定;與此同時,病毒有著在氣溶膠中保持傳染性超過90小時的可能。

第三,患處形態不斷變異,極易誤診。

33歲的鄺凱文(Kevin Kwong)講述了自己的恐怖經歷:

6月,他曾前往紐約參加一次活動,回到家就開始雙手莫名發癢,並起了紅疹。

“手癢得厲害,有時甚至疼得從睡夢中驚醒,好像手被按進滾燙的開水里,怎麼都拔不出來!”

隨後,紅疹迅速出現在了手臂、腳踝、手肘等各個部位……

起初,他認為是濕疹,畢竟這些紅疹和之前猴痘的外部表現差異太大,完全不一樣……

他到醫院,醫生也診斷為“濕疹”。

然而,在服用抗生素和類固醇後,他的症狀不僅沒有緩解,反而迅速炸出了更多紅疹。

之後,他又前往緊急護理診所,第二位醫生診斷為“皰疹”,並認為還可能有“疥瘡”。

但治療依然無效,眼看臉上的紅疹已經開始流膿滲液,最後嘴巴、喉嚨甚至眼睛下方都不斷冒出紅疹,他痛苦並絕望著……

前前後後,他一共預約了6次診療,去了2次急診,每個醫生的答案都不同——皮疹、濕疹、皰疹、疥瘡。

沒有一個醫生認為是猴痘。

因為只是紅點,不凸起、不巨大,外觀完全不一樣。

就這樣,整整煎熬了1個多月,他終於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的醫學中心被確診為“猴痘”,而此時的他已經症狀“危重”,眼睛長疹,滲濾液導致險些失明。

外觀已經變異,難以察覺、極易誤診,這就是眼下非常危險的猴痘病毒。

第四,猴痘已經出現了“陰性感染者”。

33歲的鄺凱文感染後,多名醫生會“集體誤診”,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先後做了2次“猴痘”病毒檢測,結果全是陰性。

這或意味著,猴痘已經和新冠一樣,開始出現了陰性感染者。

目前,猴痘的危重症患者佔比約10%,感染者除了外表不適,還可能危及生命。

03:

猴痘病毒,也在不斷變異。

如今的變異毒株更加狡猾,感染者會先出現類似流感症狀,包括發燒、淋巴結腫大、身體疼痛、全身疲憊等等,然後才開始顯現出典型的症狀:皮疹。

8月20日,一名美國德州的男子Luke Shannahan講述了自己的感染經歷,他絕望地告訴記者:“症狀比新冠還嚴重100倍!就像有人在身上不停地紮針。”

一直身體強健的德州男子Luke從未想過,一場蹦迪,會將自己帶入地獄。

8月10日,他突然接到了達拉斯衛生局的電話,通知他成為了猴痘病毒的密接者,同他一起去酒吧和音樂節的朋友們,全都陽性了。

他從沒想過,一場蹦迪會帶來長達3週的地獄生活。

接到電話的第二天,盧克開始發燒,高燒持續了3天,還伴有頭痛的症狀,淋巴結腫得無法吞嚥口水。

“我覺得我的淋巴腫得像青蛙。”

誰知,高燒剛退,水泡就來了。

“這些水泡高高腫起,每當有東西擦過,我就感到有人用削皮刀在我皮膚上削!”

“整個疼痛都是持續的,沒有間歇。”

此時此刻他更懊悔了,為什麼去酒吧喝酒,去音樂節蹦迪能染上猴痘呢,到底是什麼時候感染的?

但他渾身劇痛,頭疼欲裂,根本想不明白。

採訪中,盧克表示他去年夏天感染過新冠病毒,但是他堅決地說,猴痘和新冠沒法比。

“猴痘比新冠糟糕了100倍!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極度疲勞感,渾身火辣辣的疼,好像有人拿著一團針,不停地在扎你!”

盧克說,自己在床上躺了2天,以為自己要死了。

而且,患病的時間也比新冠長,在出現症狀後整整10天,他才感覺略有好轉。

出門喝個酒吃個飯就感染了猴痘,機率是不是有點太高了?

其實美國FDA局長早在7月18日就已發出警告:猴痘在美國可能已經失控了!

斯科特博士(Dr Scott Gottlieb)接受采訪時表示:“控制這種疾病的窗口可能已經關閉了。”

由於檢測覆蓋率低,目前匯報的全國總數可能只是實際數字的一小部分。

而作為美國的鄰居,加拿大的猴痘疫情也在迅速擴大,在最近2週內翻了將近一倍。

不僅如此,猴痘病毒已經打開了亞洲的大門,新加坡、韓國、中國都已先後證實出現首例。

感染人群也從主要是男性,擴展到了女性和兒童感染病例,甚至可能通過胎盤從孕婦傳播給胎兒。

看看全球的感染地圖,幾乎每個州都出現了猴痘的踪跡。

從一開始的個位數,到今天的53000例感染,猴痘,僅僅用了3個月。

而且科學家發現猴痘病毒已經發生了50處基因突變,感染的人越多,變異就越多,傳染性可能會發生更大的劇變。

也因此已有專家預言:今後傳染病只會更加可怕。

04:

近日,在全美各地的猴痘疫苗接種中心,接種疫苗的民眾排起了長隊。一些人凌晨就開始排隊等候接種疫苗。

雖然,目前中國大陸還沒有報告本土猴痘病例,但中國的大多數人群(特別是1981年以後出生的人群)沒有接種天花疫苗,缺乏對猴痘病毒的免疫保護背景,這導致了大量的人群容易感染猴痘。

而隨著中非貿易及非洲工人和遊客數量的增加,猴痘輸入的風險也在客觀上有所增加。

因此,未雨綢繆,非常關鍵。

中國國家衛健委已發布了《猴痘診療指南(2022年版)》,指出:各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中醫藥管理部門要高度重視,認真組織做好猴痘診療相關培訓,切實提高“四早”能力,一旦發現猴痘疑似病例或確診病例,應及時按照有關要求報告,並全力組織做好醫療救治工作,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圖源:中國國家衛健委官方網站

5.3萬例,顯然不是猴痘疫情的終點。

目前,我們已經知道的事實是:

1、猴痘可能通過氣溶膠、飛沫、接觸等多種方式傳播。

2、感染人群幾乎涵蓋了所有年齡段、不同性別群體。

3、猴痘已經發生變異,不僅外觀越來越難以察覺,而且已經出現了“隱性感染者”、明顯症狀延遲等,越來越難以查出……

4、已在亞洲多國和中國出現,危險迫近。

而我們能做的,只有嚴防外輸,勤洗手消毒、戴好口罩、謹慎防護。(最華人)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