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認證
小小天下
一起去發現全球最新發生的小事,大事。。
80億人口,太多還是太少?
在聯合國宣布世界人口達到80億大約一周後,美國VOX網站等媒體對這一事件的影響進行探討。 對一些環保人士和悲觀主義者來說,這個數字意味著更多的森林被砍伐、更大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以及更加頻繁的自然災害;而在另一些人看來,這個數字還不夠高,他們認為人口增速減緩給人類文明造成的危險比全球變暖更大,而科技的發展能夠使人類獲得更多資源並進一步壯大。 那麼對地球來說,80億人口到底意味著什麼? 11月15日出生於多米尼加的新生兒費雷拉,被認為是全球第80億個居民。 世界將“越來越老”? 考古發現,大約280萬年前人類首次出現在非洲大陸上,而現在我們的足跡幾乎遍布世界的每個角落:2018年,科學家在馬里亞納海溝底部,即海平面以下1萬多米的海床發現塑料袋,而另一個科研團隊則在珠穆朗瑪峰上發現了人造的“永久化學物質”。 在歷史的長河中,人類數量的增加經過了漫長的時間積累。從公元前1萬年至公元前2000年,全球人口從600萬增長至1億人。1804年前後,地球上的人口數量達到10億左右。 此後大約120年,也就是1925年,全球人口突破20億大關。從20世紀開始,得益於科技和經濟的發展,全球人口數呈指數級增長。從20億到30億隻用了35年,之後每10到15年就增加10億。聯合國日前宣布,全球人口在2022年11月15日這天達到80億。 不過隱藏在人口數量不斷增加背後的,是增速的放緩。據法新社等媒體報導,全球人口增速在20世紀60年代初期達到頂峰(2.1%),此後便持續下降,2020年大約為1%,而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跌至0.5%。現在全球人口每年增長7000萬。 聯合國預計2050年以後,全球人口的增速將減少至每年4000萬人。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人口學家艾倫表示,未來全球人口增速將會持續下降,2080年前後人口增長將會停滯,屆時全球死亡人口數量將超過出生人口數量。 BBC稱,有研究顯示,生育率的下降意味著到本世紀末,幾乎每一個國家都可能出現人口萎縮。包括西班牙和日本在內的23個國家,預計到2100年的時候人口將會減半。 此外,全球5歲以下的人口數量將會從2017年的6.81億下降至2100年的4.01億,而同期80歲以上的人口數量將會從1.41億上升至8.66億。 生育率低已經成為多個國家面臨的難題。2012年,新加坡政府製作了一個音樂視頻,通過配有該國風景名勝畫面的說唱歌曲鼓勵年輕夫婦多生孩子。 到了2020年,新加坡的生育率進一步下降,僅為每位育齡女性生育1.1個孩子。這是富裕國家生育率普遍下降的一個例子。 BBC表示,在很多方面,生育率的下降代表著一種成功,但經濟學有一個核心概念,即一個國家人口越多,生產的商品或提供的服務就越多,國民的消費也就越多,所以人口增長是經濟增長最好的催化劑。 不過,人口增長放緩並不一定伴隨著經濟衰退。除人口外,一個國家經濟的發展還有其他因素可以推動。以日本為例,早在1966年該國的生育率已經下降到1.6。 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教授梅森表示,日本的經濟沒有衰退到此前預期的程度,這是因為該國在人力資本方面進行大量投資,重視教育並建立了非常好的醫療體系。梅森指出,可以通過引進外來移民來保證勞動力充足。 其實,包括英國在內的多國都在通過引進移民來增加人口,不過有學者指出,一旦幾乎所有國家的人口都在下降的時候,這就不再是解決辦法。還有學者表示,在多國生育率降低的背景下,要進一步發展機器人、人工智能等新科技,以此抵消人口萎縮帶來的部分衝擊。 在出生率降低的同時,全球人口平均預期壽命繼續延長,已從1950年的46.5歲增長至2021年的71歲。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會達到77.2歲。出生率的降低疊加人均壽命的延長,導致老齡化成為多個國家要面臨的問題。 據韓國《東亞日報》報導,世界老齡化率從2010年的7.7%上升到今年的9.8%。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稱,世界將越來越老。老齡化將給各國發展帶來挑戰。 不過《印度快報》認為,生育率的下降導致工作年齡(25至64歲)人口的集中,為加速人均經濟增長創造機會。聯合國提醒說,為最大限度地發揮有利年齡分佈的潛在效益,各國需要投資開發其人力資本,確保所有年齡的人都能獲得充足的醫療服務和優質教育,並增加就業機會。 地球能養活多少人? 未來,將會有1萬億地球人移民到太陽系——2018年,首次成為世界首富的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作出這樣的預測。以他為代表的樂觀主義者認為,現在全球數十億的人口不僅不多,而且不夠,還需要進一步增長。 與此相對的是以英國自然歷史學家艾登堡為代表的悲觀主義者。他們認為,人類現在面臨的幾乎所有環境問題都和這幾百年人口的暴增有關。一些極端的人甚至將人類在地球上的“擴張”比作“瘟疫”。那麼,當前世界人口到底是不足還是過剩? 據美國醫學新聞網站Medscape報導,聯合國估計2080年全球人口達到104億人,而這會給自然資源帶來巨大壓力。 聯合國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受飢餓影響的人數已達8.28億。即使全球經濟實現復甦,預計到2030年仍將有近6.7億人面臨飢餓。聯合國估計,到2050年食品產量必須比2009年增加70%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但糧食生產已造成全球近1/3的人為二氧化碳排放,而全球毀林面積近90%源自農業用地擴張。 《紐約時報》則指出,多個國家面臨“人口寒冬”。有數據顯示,除非通過移民來補充,否則到2100年,全球有180多個國家的預期生育率將不足以維持目前的人口數量。低生育率將對各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造成衝擊。 歷史上,不斷有人對世界人口的增長表示擔憂。公元200年前後,全世界人口大概在1.9億至2.56億之間,當時的歐洲神學家德爾圖良認為“人類已經涉獵整個世界……如此多的人口已經成為地球的負擔,自然已經無法維持人類的生存”。 1798年,當地球上的人口增加到8億左右時,英國牧師馬爾薩斯在其出版的《人口學原理》中分析說,如果不加以控制,地球人口數量會出現幾何級數增長,而糧食生產僅以算術比率增加,屆時人口增長難以得到支撐,戰爭、瘟疫和飢荒等天災人禍將阻礙人類的發展。 1968年,斯坦福大學教授埃爾利希與妻子一起出版《人口炸彈》一書,認為發展中國家將出現飢荒。1994年,斯坦福大學的一個研究小組計算出人類的理想人口規模應該在15億到20億之間。 歷史證明,人類不斷突破一些分析人士提出的地球人口承載力。所謂人口承載力是在保證自然資源可持續的前提下,能夠養育的人口數量。然而評估承載能力時,一般難以考慮之後技術創新帶來的影響。 美國突破研究所執行主任諾德豪斯2018年曾發表題為《地球承載人類生命的能力不是固定的》的文章,稱沒有理由認為人類不能進一步提高地球的承載力,核能和太陽能可以提供大量能源,而現代集約化農業系統同樣能夠滿足更多人的食物需求。 《人口炸彈》發表兩年後,美國農業科學家布勞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通過培育高產種子、改善灌溉等方法在20世紀中後期使大約10億人免於飢餓。澳大利亞目前的人口總數超過2500萬。據澳媒報導,該國的人口承載力曾被估計為500萬、1500萬。現在還有人認為,澳大利亞的人口承載力達到1.5億。 VOX新聞網認為,擔心人口過剩的人忽視了一個事實,即技術的進步、效率的提高和消費模式的改變使地球能養育更多的人口。擔心人口不足的人則沒有看到,全球人口趨勢並不是朝著一個單一方向發展的。 最後一個日本人可能在2500年去世,但尼日利亞的人口可能在2055年超過美國。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人口學家艾倫等學者認為,人口數量的增長或下降本身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適齡就業人口數量是否足以“養育”全部人口。 正如不斷變化的技術使我們能夠從地球上獲得更多資源一樣,自動化和預期壽命的延長可以提高每個工人的生產力,緩解年輕人減少帶來的經濟拖累。“德國之聲”援引世界資源研究所全球經濟負責人佩雷斯-西雷拉的話稱,如果我們優化目前的土地利用,可能還能多養活幾十億人口。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過去的問題能解決不代表未來的問題也能解決。很多專家和環保人士提出,造成環境惡化不是人口增長而是對自然資源的無節制使用和過度消費,富裕國家是其中的反面典型。 全球收入最高的10%的人造成了全球近50%的二氧化碳排放。根據非政府組織“全球足跡網絡”的數據,如果每個人都像美國人一樣生活,我們將需要至少5個地球的資源。如果都像尼日利亞人一樣生活,只需消耗現在地球資源的70%。如果把生活水準換成印度的平均水平,這一數字大約為80%。 21世紀是“非洲世紀”? 非洲正在經歷驚人的人口轉型——據《紐約時報》報導,聯合國11月15日表示,從2022年至2037年,世界人口將從80億增長到90億,而其中約有70%的增長將來自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它們大多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非洲目前的人口總數約為14億,但聯合國預測,這一數字將在2100年超過42億,屆時非洲將佔全球人口的40%。 非洲不僅將迎來最快的人口增長,還將成為世界上“最年輕”的地區。據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等媒體報導,僅在本世紀40年代,非洲可能就會有5.66億兒童出生。在這一時期,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亞洲部分地區超過一半人口將是25歲以下的年輕人。 更高的出生率、更加年輕的年齡結構將給非洲帶來深遠影響。美國《國家事務》雜誌表示,一個國家的人口規模將對其實力產生較大影響。法新社援引專家的話稱,各個地區之間的人口差別未來將對地緣政治造成影響。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認為,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各國普遍認為世界將進入“亞洲世紀”,不過中國和印度重新回到世界舞台中心更多的是兩國的複興,而21世紀可能是“非洲世紀”。 《外交政策》雜誌的結論是否準確尚不得而知,但非洲重要性的上升,卻可以從近年來世界各國的表現中得以窺見。包括中美俄等大國、歐盟等國際組織,以及很多新興國家紛紛出台新的對非戰略,加大對非投入,“非洲熱”持續升溫。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由於現代經濟的發展,人口特徵對各國實力特別是經濟的塑造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事實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大部分全球經濟增長可以歸因於兩個因素:人力資本的提高和商業環境的優化。人力資本是教育、培訓以及其他決定個人潛力因素的統稱,而有利的商業環境有助於人力資本的開發。 有數據顯示,現在民眾平均預期壽命每增加一年,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就會永久增加約4%;一個國家的民眾平均每多接受一年教育,該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就會增長10%。 由此來看,非洲在崛起過程中仍面臨不少挑戰。據英國《衛報》報導,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如果非洲國家能夠利用自身的人力優勢,就會獲得經濟回報;另一些人則表示,非洲的高速人口增長不可持續,可能耗盡這些國家的資源,進而加劇貧困。
人口政策與環保政策就是相斥的政策
卡達為何這麼有錢?
在露天場所裝空調,給球員發巨額紅包,耗資幾百億建新城,一場世界杯讓全球各地的人見識到了卡達的經濟實力,這裡的人人均年薪上百萬,看病養娃全都不花錢,每天的日常生活是開著跑車四處遊玩,卡達為何這麼有錢? 01 卡達“壕”無上限 繼奔馳鑲30萬顆鑽石、空運豪車到倫敦度假之後,中東“土豪”團又壕出了新高度:砸千億美元辦世界杯。這次的中東“土豪”,是卡達。 近日,第22屆世界杯在卡達首都多哈拉開帷幕,外界對其經濟實力震驚不已。雖說卡達官方並未披露最終花費,但結合其政府官員在不同場合的公開發言,一眾媒體機構最終鎖定了一個數據:2290億美元。 這是個啥水平?簡單來說,這些錢夠上屆東道主俄羅斯再辦26次世界杯了。不光是俄羅斯,往前追溯28年,過往7屆世界杯累計花銷才443億美元,不到此次卡達豪擲的1/5。 事實上,如果不是這次世界杯,鮮少有人把“卡達”三個字和土豪形象聯繫起來。提起中東“土豪”,大家想到的更多的是沙特、阿聯酋這些國家。經此一役,卡達這個面積和我國天津一般大的國家,算是徹底出圈了。 卡達究竟有多富?據鈦媒體報導,卡達人均收入14.6萬美元,折合人民幣104萬元,位居全球第一。 有錢傍身,自是不怕花錢。於是乎,豪氣、“燒錢”體現在了本次世界杯的方方面面。 球員無疑是世界杯的最大主角。為了犒勞遠道而來的球員們,卡達豪擲隊均150萬美元的“開工紅包”,不管成績如何,來者有份。此外,本著“能者多拿”的原則,卡達還設置了從冠軍到第32名的階梯獎金方案,其中,冠軍可以拿到4200萬美元,第32名也有900萬美元入賬。 球員安排妥當了,場地也得到位。為此,卡達直接斥資450億美元建了座新城,取名盧塞爾。在這座新建城市裡,一切都是用金錢衡量的:耗資65億美元的體育場,150億美元打造的人工島......分分鐘讓人對“億”字脫敏。 此外,為了便利球迷們,卡達還專門在首都多哈修建了一條76公里長的地鐵線路,實現酒店、賽場和旅遊景點的無縫鏈接。為了應對世界杯期間頻繁的航班起降,卡達又修建了哈馬德國際機場。當然,單位還是“億”,前者耗資360億美元,後者耗費160億美元。 有錢任性的卡達為了讓大家安心看球賽,還直接在露天的室外裝上了空調,直接把室外溫度降低了六七攝氏度。 事實上,世界杯只能充當一個窗口,供外界窺見卡達“土豪”的日常。世界杯之外,“有錢”二字早已滲透進了卡達的方方面面。 在卡達生活過十餘年的鄭建告訴市界,諸如“卡達土豪空運豪車至倫敦”“土豪們帶著大隊隨從,在街頭晃晃悠悠”等新聞都存在於現實世界,“中等收入的卡達人就能做到”。 “當地人基本上不工作,光政府發的錢我估摸著一年加起來就有十多萬美元,他們是按人頭髮錢的,每個男人合法的就有四個老婆,還有一堆小孩。”鄭建如是說。 十餘年間,儘管沒接觸過超級土豪,但鄭建眼里當地人的生活不外乎:家家大別墅,有保姆司機,人手至少一台豪車......硬件條件頂格之餘,軟件也是最豪配置:不僅水電氣費用、醫療教育費用全免,每年還有超長假期旅遊、遊學、療養,“不光本國居民可以全報銷,隨行保姆的費用也能全報”。 2018年赴卡達工作的顏寧告訴市界,這個國家給她的最大感受是,當地居民對錢沒什麼概念。 據顏寧介紹,當地居民不僅不需要繳稅,當地政府還絞盡腦汁要給他們發錢,“結婚生子都可以向政府要錢,讓國家'隨份子'”。因此,不少當地人對以“萬”為單位的花銷毫不在意,“女性用的包都是香奈兒打底”。 在各大社交媒體平台上,至今仍流傳著卡達“壕”無上限的細節:有遊客胃出血需要住院治療,都準備好錢包“大出血”了,誰知出院後只用付給醫院6卡幣,約合人民幣12元。有當地人感慨“我這麼有錢,照樣每天工作三小時”被網友圍觀,而這恰是卡達人的生活現狀:他們每天只需工作3小時,就能拿上百萬元的年薪。 02 老天爺賞飯吃 卡達為何這麼有錢?總的一句話來說,卡達的致富經太難復制了,這屬於老天爺賞飯吃。 卡達位於波斯灣西南岸的卡達半島,南北長160公里,東西寬不過50多公里,國土面積1.15萬平方公里,只比青島大一丟丟。 國土面積小就算了,氣候還不好。卡達屬於典型的熱帶沙漠氣候,年降水量不到80毫米,整個國家沒有淡水河流和湖泊,低平的陸地多為沙漠戈壁所覆蓋,且四季不分明,天氣炎熱,夏季最高時可達50攝氏度以上,連蚊子都不敢靠近,冬季氣溫也在20攝氏度以上。 由於氣候惡劣,卡達當地不適合發展農業,因此在20世紀初,卡達第一產業一直都是採珠業和漁業。上世紀20年代,珍珠貿易的崩潰和捕魚業的蕭條,一度讓卡達變成了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 然而正如“當上帝關了這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門”所說,對於卡達,上帝打開的不是一扇窗,而是一座城門,一座共同富裕的城門。 卡達所在的波斯灣沿岸在地質時期一直處於較穩定的環境中,存在大量海洋生物。後來,亞歐板塊的碰撞讓這片區域形成了較淺的盆地,海洋生物的屍體沉積物經過漫長的化學反應,變為了石油與天然氣。 在這樣的先天條件下,1935年,卡達石油開發公司成立,三年後,杜漢油田打出第一口油井。隨後,卡達的油氣儲量被不斷發掘出來。 別看卡達面積不大,但其油氣儲量卻十分豐裕。據統計,卡達已探明石油儲量達25億噸,居世界第13位;天然氣儲量為24.7萬億立方米,佔世界總量的15.3%,僅次於俄羅斯和伊朗。 天然氣儲量高就算了,卡達主要的天然氣儲量存在於廣闊海域的北方氣田,那裡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非伴生天然氣氣田。這就導致卡達天然氣開發成本極低,其原料氣開採成本平均僅為0.12-0.5美元/MMBtu(百萬英熱單位),是世界上開採成本最低的天然氣氣田之一。 為了適應不斷增長的需求和生產,卡達開始建設液化天然氣(LNG) 工廠。1990年代後期,卡達與許多世界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簽署了聯合開採協議。2006年,卡達超過印尼,成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國。 如今,卡達液化天然氣出口占全球總出口量的近30%,同時其也是卡達支柱性產業之一,對GDP的貢獻超過了1/3。 當然,“命好”的國家不止卡達,但不見得所有國家都能利用好這份運氣。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能源安全與新能源研究室主任劉強看來,政局穩定是卡達富起來的關鍵,“卡達不像部分中東國家,由於宗教鬥爭、政治改革等問題導致內鬥不斷。” 同時,因為自身油氣資源充足,卡達一邊擴大天然氣產量,蠶食沙特和阿聯酋的市場;一邊與伊朗、美國等國家加強關係,確保國家的國際環境安全。 另一方面,劉強認為,卡達人均GDP在中東這片“富的流油”的地方都能領先,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口少。卡達本國人口只有30多萬,而埃及人口超1億,伊朗和土耳其的人口超過了九千萬,人口少決定了卡達的人均財富量級驚人。 03 經濟多元化發展 卡達憑藉豐富的油氣資源,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積累了巨額的財富。不過資源總有枯竭的一天,在享受著油氣紅利的同時,卡達也意識到,不能將國家的經濟全部押注在能源上。 2008年,卡達發布了《2030國家願景》,核心是通過大力發展經濟多元化,到2030年將卡達打造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國民生活水平高的國家。 而在此前的2005年,卡達成立了國家投資基金——卡達投資局,就像各國的財團一樣,尋找具備增長潛力的標的,實現財富的增值。 美國主權財富基金研究所的資料顯示,目前卡達投資局管理著大約3000億美元的資產,是全球第11大財富基金,該機構也是中東地區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之一,其資金主要來源於卡達的石油收益。 在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機期間,卡達投資局向金融機構巴克萊銀行和瑞士信貸,以及汽車製造商大眾和保時捷投資了數十億美元。 近年來,卡達投資局的表現更為活躍。卡達投資局主席謝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薩尼稱,該公司已將重點轉回對企業的直接投資,並一直在尋求擴大在北美和亞洲的業務。 2019年,卡達投資局牽頭為美國數字貸款機構SoFi提供5億美元的股權融資。此外,該公司還與美國房地產集團皇冠集團合作,收購了沃那多房產信託公司控制的房地產投資組合24%的股份,投資組合包括紐約時代廣場和第五大道沿線的一些最具標誌性的物業。 如今,卡達主權財富基金還將目光投向東方,積極尋找交易機會,以改變嚴重偏向歐美的投資組合現狀。 而此次卡達承辦世界杯,也更像是一次投資活動。2006年,卡達第一次承辦超大型國際賽事,也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屆亞運會,開幕式吸引了全球17億觀眾。亞運會結束後,卡達就開始在足球領域展開佈局。 成功申辦世界杯后不到半年,卡達主權財富基金以5000萬歐元買下巴黎圣日耳曼70%的股份,並在當年砸下8400萬歐元引援,讓後者在2013年到2019年期間六奪法甲聯賽冠軍。 如今卡達投資局通過投資的方式,控制了全球20%的體育市場,資本版圖大到沒有邊界,英國航空、倫敦希思羅機場、土耳其阿克德尼茲港、法國52-60號香榭麗舍大街、埃及電信等都有卡達資本的滲入。 並且卡達還是德意志銀行、瑞信銀行、倫敦證券交易所、英國第二大連鎖超市公司J·森寶利公共有限公司等的第一大股東,全資控股了意大利奢侈品牌華倫天奴,是世界第一大奢侈品百貨公司——哈羅德百貨的控股股東…… 04 能收回成本嗎? 回歸到世界杯上,其實卡達並不符合主辦足球賽事的國際足聯(FIFA)的要求。 但壕如卡達,還是靠金錢擺平了一切。 2010年,卡達擊敗美國、日本、韓國等一眾“種子選手”,成功拿下2022年世界杯舉辦權,眾人咂舌。隨後,卡達更是將“金錢萬能”的準則演繹得淋漓盡致。 外界質疑其溫度過高,那就裝空調。外界質疑其地處沙漠,卡達直接建了座“綠色城市”。 問題是,卡達豪擲2290億美元辦世界杯之後,這筆錢能掙回來嗎? 事實上,細數歷屆世界杯,雖說花銷均過億,但考慮到該項賽事受眾多、商業價值高,基本都能給舉辦國帶回可觀的經濟收益。 1998年,法國耗資23億美元舉辦世界杯。賽后,該國國民生產總值增速由負轉正。2006年,德國世界杯雖耗費43億美元,但也讓德國收穫了超過200億美元的收益。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斥資116億美元,除了帶來近22萬個新增就業外,據俄羅斯官方預測,到2023年,“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有望因世界杯取得1500億至2100億盧布的增長”。 此次卡達世界杯,之所以屢被冠以“土豪”之名,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相較於已有投入,已知收益明顯“九牛一毛”。 根據卡達工商業協會發布的報告,預計世界杯期間將有120萬至150萬遊客到訪卡達。綜合考慮這部分旅客的機票、酒店、旅遊費用,能讓卡達賺回約170億美元。 此外,該報告還預計,2022年至2035年期間,世界杯給本國帶來的長期經濟收入大約為27億美元。滿打滿算,將近200億美元的預計收益總額,僅為2290億美元支出的1/10不到。 但事實上,“土豪”卡達的算盤打得更響。 縱觀長達10年、耗資2290億美元的世界杯籌備,卡達真正花在世界杯上的,只有80多個億。剩餘的大頭,均被用在了本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上。 “壕”如卡達,直到2019年才有了第一條連接全國上下的地鐵。在外界看來,這列無人駕駛、內飾豪華、全真皮包裹的地鐵代表著卡達喜迎四方賓客的誠意,但事實上,這更多是國家進行現代化升級的重要一步,只不過打著“辦世界杯”的由頭把這筆錢花了出去。 截至2018年底,卡達在全國范圍內僅有13萬個常規酒店房間。世界杯籌辦期間,僅盧塞爾體育場周邊,就有22家世界級豪華酒店拔地而起,高爾夫球場、娛樂中心等一應俱全,能同時容納28萬人盡情享受。 如上種種,都只是卡達“以籌辦賽事之名,行城市建設之實”的一些側面。 有數據顯示,籌辦世界杯以來,卡達在機場、地鐵、住房等各個基礎設施上的財政支出,已經拉動本國經濟增長了1.5個百分點。這是個什麼概念?想當年,號稱“史上最掙錢”的俄羅斯世界杯,對GDP的貢獻也只有1.1個百分點。 此外,業內還普遍認為,考慮到宏觀經濟學中的“乘數效應”,卡達投入到基礎設施中的巨額支出,不僅能促進建築、能源、公共服務等行業的發展,還能不斷衍生出新需求,帶動經濟的成倍增長。 如此看來,卡達雖壕,但並非“錢多人傻”。可以想見的未來,這個靠世界杯打出名氣,且硬件設施全方位升級完畢的國家,會喜迎各方“金主”。有預測顯示,往後幾年,卡達的潛在遊客數量有望增長到4000萬人。 而耗資上十億的賽事場館,也不會閒置。剛剛過去的10月,繼世界杯之後,卡達又拿下了2023年亞洲杯的主辦權,屆時,已經建起的場館、配套設施等,會再一次派上用場。(市界)
歐盟砸430億歐元發展芯片,扶持本土供應鏈,減少對美國和亞洲依賴。
歐洲在芯片領域又有大動作。當地時間11月23日,歐盟成員國同意投入超過430億歐元用於發展芯片行業,旨在扶持本土芯片供應鏈,減少對美國和亞洲製造商的依賴。令歐盟加速推進芯片補貼的壓力,或許來自於美國,其推出的《芯片與科學法案》斥資527億美元為在美國投資芯片工廠的公司提供補貼。 分析人士指出,全球芯片巨頭紛紛宣布了在美國投產芯片工廠的計劃,包含了歐洲、亞洲的多家芯片企業,這無疑讓歐洲政府感到壓力。 “芯片戰”愈演愈烈的同時,歐洲芯片強國——荷蘭的一則官方表態,也引發市場關注。11月24日,環球網援引彭博社報導,當地時間11月22日,荷蘭外貿與發展合作大臣施賴納馬赫爾表示,在與美國等其他國家的貿易談判中,荷蘭將就阿斯麥公司(ASML)向中國銷售芯片設備的事宜做出自己的決定。如果荷蘭將這個問題放進“歐盟的籃子”與美國談判,結果就是把DUV送到美國人手中,“我們的情況會更糟”。 一場針尖對麥芒的“芯片戰”,一觸即發。 11月24日,路透社報導,當地時間11月23日,歐盟成員國同意投入超過430億歐元用於發展芯片行業,旨在扶持本土芯片供應鏈,減少對美國和亞洲製造商的依賴。 歐盟輪值主席國捷克表示,各國特使一致同意歐盟委員會提案的修訂版,修改部分包括,允許政府對更廣泛的芯片企業提供補貼,而不僅僅是最先進的芯片,補貼將覆蓋在計算能力、能源效率、環境效益和人工智能方面帶來創新的芯片。 該芯片法案的目的是,確保歐盟擁有必要的工具、技能和技術能力,實現先進芯片設計、製造、封裝等領域的提升,從而保證歐盟的半導體供應鏈穩定,並減少外部依賴。 按照議程,歐盟各國部長將於當地時間12月1日舉行會議,預計將批准這一芯片補貼計劃,將於2023年在歐洲議會最終得到通過,並將成為法律。 其實,今年早些時候,歐盟便開始醞釀這份備受關注的《芯片法案》,計劃大幅提升歐盟在全球的芯片生產份額。歐洲在芯片生產中所佔的份額從2000年的24%下降到瞭如今的8%,而《芯片法案》的目標是到2030年將這一數字提升到20%。 當時,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芯片法案》可以改變歐盟的全球競爭力。在短期內,它將使歐盟能預測並避免供應鏈中斷;從中期看,能幫助歐盟成為芯片市場的領軍者。 令歐盟加速推進《芯片法案》的壓力,或許來自於美國。今年8月,美國總統拜登正式簽署了《芯片與科學法案》,該法案包括,為美國半導體研發、製造以及勞動力發展提供527億美元;為在美國投資芯片工廠的公司提供25%的稅收抵免優惠。 有分析人士指出,現金補貼的誘惑下,全球芯片巨頭紛紛宣布了在美國投產芯片工廠的計劃,包含了歐洲、亞洲的多家芯片企業,這無疑讓歐洲政府感到壓力,將使得歐洲在全球芯片市場的份額進一步下降。 其實,歐盟與美國更尖銳的矛盾來自於拜登簽署的《通脹削減法案》中對電動車補貼的規定。當地時間11月22日,法國財長勒梅爾在巴黎表示,法德一致同意,歐洲需要對美國政府支持部分美國行業的計劃作出強硬回應。 荷蘭強硬拒絕 “芯片戰”愈演愈烈的同時,歐洲芯片強國——荷蘭的一則官方表態,引發市場關注。 11月24日,環球網援引彭博社報導,當地時間11月22日,荷蘭外貿與發展合作大臣施賴納馬赫爾(Liesje Schreinemacher)表示,在與美國等其他國家的貿易談判中,荷蘭將就阿斯麥公司(ASML)向中國銷售芯片設備的事宜做出自己的決定。 施賴納馬赫爾強調,最重要的是捍衛自己的利益——國家安全,經濟利益,如果荷蘭將這個問題放進“歐盟的籃子”與美國談判,結果就是他們把深紫外線光刻機(DUV)送到美國人手中,“我們的情況會更糟”。 彭博社報導稱,據知情人士透露,荷蘭政府認為,如果實施美方要求的措施,可能會損害荷蘭與中國的貿易關係。 其實,這並非是施賴納馬赫爾首次就半導體設備對華出口問題發聲,她於18日表示,美國不應指望荷蘭會採納其對華出口限制措施,荷蘭也不會毫無疑問地照搬美國(對華出口)的措施。 而這番表態的背景是,美國官員近期一直在向荷蘭政府施壓,要求其禁止向中國銷售浸沒式光刻機,這是阿斯麥DUV光刻機中最先進的設備。其中包括,商務部副部長Alan Estevez在內的美國高級官員代表團,將於本月前往荷蘭討論相關的出口管制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阿斯麥公司在尖端芯片製造設備市場佔據主導地位,佔全球光刻機市場60%的份額,也是全球唯一一家能夠供應7納米以下芯片所需EUV光刻機的公司。 阿斯麥的DUV光刻機能夠覆蓋7-14納米的芯片,且該公司目前100%地壟斷了能夠製造10納米以下芯片的光核機設備。因此,荷蘭的態度無疑是相當重要。 目前,在與中國的貿易中,阿斯麥只供應了技術相對低一檔次的DUV(深紫外線光刻機),該設備瞄準的是工藝技術在7納米以上芯片的製造,覆蓋了目前市場上大部分成熟製程的芯片,而中國也是阿斯麥DUV光刻機的最大客戶之一。
日本“亮劍”,韓國“冬眠”?
韓國《中央日報》11月14日發表題為《日本芯片“夢之隊”已亮劍韓國芯片法案卻陷入冬眠》的社論,全文摘編如下: 日本已經亮劍,決意恢復在半導體產業的主導地位。而參與這場鬥爭的日本企業各方面都非常可觀,日本芯片“夢之隊”由豐田、索尼、NTT、軟銀、NEC等八家企業參與。這些企業都在各自領域擁有或曾經擁有世界第一的能力。 日本芯片夢之隊“Rapidus”的拉丁語含義為“快”,預示著日本將掀起一場速度戰,其目標是從2027年起實現尖端芯片量產。日本曾在20世紀80年代掌控全球存儲半導體市場,具備該領域的生產技術。關鍵在於尖端人才,Rapidus決定從中國台灣、美國等地召集日籍工程師,專注攻克2納米(1納米等於10億分之一米)製程工藝的尖端半導體生產線。三星電子、台積電、英特爾等世界頂級企業預計最早也要到2025年才能開始使用2納米製程工藝。 簡而言之,這是日本雄心勃勃打算重新從韓國手中奪回半導體帝國地位的計劃。這並不是日本第一次做出如此嘗試。1992年日本曾在世界10大半導體公司中佔據6個席位,但這些企業在與三星電子的博弈中陸續倒下。之後日本企業也曾整合殘兵敗將的力量,嘗試挑戰三星電子,結果再次被三星電子果斷而快人一步的投資攻勢所吞沒,最終像秋風落葉一般墜落,直至今日完全失去了存在感。 但半導體市場格局的變化重新給日本企業帶來了機會。多年來一直由存儲芯片主導的半導體市場如今迎來了新的技術環境。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進展,能夠靈活生產出各類用途的系統半導體的委託生產方式的晶圓代工正逐漸成為半導體市場的主角。市場對自動駕駛汽車、智能手機圖像傳感器、人工智能、超級計算機等各類用途的系統半導體的需求越來越大。 而在三星電子專注研製DRAM和NAND閃存等存儲芯片期間,台積電已在系統半導體領域迅速成長起來。最近幾年台灣因為島嶼地形的特點備受缺水問題困擾,卻寧肯停止稻田的水源供應而保證半導體工廠的用水,全力支持半導體產業崛起。美國正加快半導體生產的速度,如今日本也挽起袖子,準備全力恢復在半導體領域的競爭力。 而韓國現在又是什麼樣的情況呢?韓國包含簡化半導體集群許可程序等內容的“韓國芯片法案”也早已立案,卻因為共同民主黨反對“給大企業特惠”而陷入了深深的冬眠狀態。半導體產業已成為韓國唯一的經濟支柱和安全武器,如今卻被捲入政治鬥爭,搖搖欲墜。尹錫悅政府必須說服在野黨,通過超黨派合作通過“韓國芯片法案”。如果日本再次成功打造出半導體帝國,韓國將不再擁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