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FORTUNE :趙長鵬贏下了加密貨幣之戰

穿著深色西裝,備好了iPhone,在英國倫敦的一家豪華酒店裡喝著濃咖啡,這就是事業成功的高管的群像。這與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的首席執行官及聯合創始人趙長鵬的標誌性形象相去甚遠:一件黑色連帽衫,再配一雙運動鞋。

幣安首席執行官趙長鵬,攝於2022年3月4日,英國倫敦瑰麗酒店(Rosewood Hotel)。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HAYLEY BENOIT


今年早些時候,趙長鵬在與《財富》雜誌的工作人員共進早餐時解釋說,這次改頭換面是必要的,因為他要去開一天的會議,還要與英國議員和商界領袖一道參加奶酪與葡萄酒招待會。在英國,幣安正在接受審查,禁止他招攬客戶。然後,趙長鵬(通常被稱為CZ)挽起襯衫衣袖,露出紋在右前臂的幣安標識:他骨子裡仍然是個叛逆者。

從上週開始,你可以給趙長鵬錯綜複雜的公眾形象再添一個形容詞:FTX殺手。

在薩姆·班克曼-弗里德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內爆的過程中,趙長鵬成了目前唯一的真正贏家——在不到兩週的時間裡發生了這樣驚人的轉變。FTX土崩瓦解,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趙長鵬的主要競爭對手——在一夜之間身無分文,他個人的155億美元財富在幾天內蒸發殆盡。無數的FTX投資者和客戶很快收回資金幾近無望。11月11日,FTX宣布破產,如果當局發現SBF(班克曼-弗里德的綽號)利用客戶的資金填補不斷膨脹的公司債務黑洞,那麼SBF可能就會因為電信欺詐而入獄。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趙長鵬。幣安的首席執行官目前的身價估計為177億美元(和他今年3月的身價770億美元相比,有所下降,這是由於此後幾個月加密貨幣市場暴跌)。隨著FTX的湮滅,趙長鵬成立五年的公司目前已經碾壓實力相近的其他競爭對手,在最近的24小時內交易了約135.6億美元的比特幣(Bitcoin)和代幣,而FTX的交易量為零。


加密貨幣領域沒有英雄

在每一場角斗士決鬥中,都有一位失敗者被踩在地上,渾身是血。但這場決鬥讓角色調轉,對趙長鵬來說,這也許比讓他的主要對手和商業威脅黯然失色更重要。

直到本月,時年30歲的SBF一直把自己塑造成加密貨幣版《狂野西部》(Wild West)中一身正氣、肩負重任的槍手,與政界人士和慈善家建立良好關係,並拯救陷入困境的競爭對手。在中國和加拿大長大的時年45歲的趙長鵬,在許多商業領袖看來是一個神秘的局外人,至少在美國是這樣。他在美國沒有什麼深厚的關係,交易業務經常被懷疑未能封鎖受制裁的公司。

如今,FTX的垮台送了趙長鵬一份珍貴的禮物:有機會將自己重塑成該行業所需要的領導者,幫助自己走出泥潭。

多年來,幣安一直在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個國家接受調查,有關部門指控它未能阻止用戶在其平台上洗錢,未能建立固定的運營總部,並規避法律制裁。路透社(Reuters)在本月早些時候報導稱,自2018年以來,幣安處理了約78億美元伊朗購買的加密貨幣。巴黎仲裁律師艾加·萊伊涅代表幣安用戶就網站中斷起訴幣安。她在今年早些時候告訴《財富》雜誌,她認為幣安利用“司法管轄權區域跳轉”作為一種策略,以逃避法律責任。趙長鵬在11月14日的推特空間(Twitter Spaces)直播會議上表示,他已經設立了“多個總部和辦公室”,主要設在迪拜和巴黎,“但從全球運營的角度來看,我們採用的是分佈式勞動力模式。”


一段變質的關係

作為趙長鵬的陪襯,班克曼-弗里德再完美不過了。據報導,這兩位加密貨幣巨頭曾經一度是朋友和知己,這為兩人最近的鬧劇增添了莎士比亞式的背叛元素。(趙長鵬在2022年4月登上了《財富》雜誌的封面,SBF於今年8月登上了《財富》雜誌的封面。)

《財富》雜誌2022年4/5月刊和8/9月刊封面。圖片來源:CZ: PHOTOGRAPH BY HAYLEY BENOIT; SBF: PHOTOGRAPH BY SPENCER HEYFRON

在FTX垮台之前,SBF從一群持自由論、痴迷於技術的加密貨幣人士中脫穎而出。他善於交際,在政治上很前衛,給人的印像是你大學宿舍裡那個性格溫和的書呆子,留著一頭凌亂的捲發,而他的商務裝就是寬鬆的短褲和T恤衫。他的父母是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法學教授,他在矽谷的中心地帶長大,然後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MIT),獲得了物理學學位。他在避稅天堂巴哈馬群島的一套頂層公寓裡經營著FTX——直到本月,這一經歷還被視為豐富多彩,而不是令人擔憂。

SBF也是華盛頓的常客,他與美國國會議員和高級官員過從甚密。班克曼-弗里德成為美國民主黨最大的捐贈者之一,並在美國參議院委員會(他西裝革履)就該行業作證。他甚至為邁阿密熱火隊(Miami Heat)的籃球館簽訂了一份價值1.35億美元的FTX冠名權協議。與此同時,趙長鵬的中國血統使他更難在華盛頓找到盟友。

對於加密貨幣觀察人士來說,過去一周令人暈眩的經歷之一就是目睹了這兩位巨頭的角色調轉,其轉變可謂翻天覆地,而他們的行為導致了這場災難的發生。澳大利亞數字財富管理公司Zerocap的首席投資官喬恩·德·韋特於11月13日對《財富》雜誌表示:“我們剛剛經歷了一件大事。這是加密貨幣面臨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刻。”

事情始於11月2日,當時加密貨幣新聞網站CoinDesk披露,班克曼-弗里德的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的146億美元資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FTX自己的加密代幣FTT。這促使趙長鵬在推特(Twitter)上向770萬粉絲宣布,幣安將出售所有的FTT代幣,引發客戶取現超過50億美元。到了11月8日,班克曼-弗里德無法滿足客戶的提款需求,於是打電話給趙長鵬求助。趙長鵬提出讓幣安以超低價收購FTX來救助FTX。僅僅一天后,趙長鵬在推特上寫道:“由於公司的盡職調查”,他放棄了這項協議。

這不是兩人的命運第一次交織在一起。SBF比幣安晚兩年推出FTX,業務發展迅速,穩步擠占幣安的主導地位。幣安投資了FTX,在公開場合,趙長鵬稱讚FTX的快速增長對行業有利。但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援引的消息來源稱,據報導,班克曼-弗里德在華盛頓的私人會議上煽風點火,助長了權貴人士對趙長鵬的懷疑。

敗北後,SBF本周向《紐約時報》承認,唱衰對手——最終他迫切需要對手的幫助——“對我來說不是明智的戰略舉措。”這一決裂令人痛苦。幣安在拋售了所持的大部分FTX股票後,趙長鵬冷冷地在推特上寫道:“我們不會在離婚後假裝做愛。”FTX岌岌可危。


“算你狠,你贏了”

投資者在事件發生後陷入困境,趙長鵬加緊鞏固自己業內成年人的地位。11月11日,在巴厘島舉行的印度尼西亞技術峰會(Indonesia Tech Summit)上,他對座無虛席的觀眾說,該行業“基本上倒退了幾年”,但從長遠來看,它將變得更強大,競爭者更少,更可靠——雖然趙長鵬沒有明說,但言下之意是幣安很可能成為業界的領軍企業。

但SBF並不是趙長鵬唯一的詆毀者。在11月16日的阿布扎比金融週(Abu Dhabi Finance Week)上,著名經濟學家、Nouriel Macro Associates的首席執行官努里埃爾·魯比尼稱幣安的首席執行官是“一枚行走的定時炸彈”,應該被驅逐出他在迪拜的總部,並稱加密貨幣是“一個完全腐敗的生態系統”。他後來在推特上說,幣安允許“在他們不法平台上進行各種骯髒的交易”。

11月13日,趙長鵬在推特上發起了一隻加密貨幣行業復甦基金——顯然是由他自己主導的——以保護投資者免受像FTX垮台這樣的打擊,並呼籲其他人加入。此外,他告訴推特空間的聽眾,他正“試圖在加密貨幣領域組建一個全球行業協會”,該協會將分享公司的儲備金證明,並提高“透明度”。

幣安的首席執行官堅稱,他沒有在背後操縱,從而造成FTX垮台。趙長鵬於11月14日在推特空間上說:“我為自己造成的任何動盪道歉。即使是我,在薩姆打電話給我之前,我也不知道他們已經破產了。”班克曼-弗里德似乎並不買賬。11月11日,他在推特上抨擊自己的“對手”說:“算你狠,你贏了。”


“非常執著”

趙長鵬稱自己“骨子裡是個技術人員,不善於交際。”隨著加密貨幣市場的升溫,他以10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了在中國上海的公寓,並在2017年用這筆錢創辦了幣安。

他的密友們很難理解他的想法,但都姑且信了他。上海風險投資家、趙長鵬以前在上海的牌友之一朱大明(音譯)今年早些時候告訴《財富》雜誌,2017年,他向趙長鵬的加密貨幣初創公司投資了100萬元人民幣(約合14.1萬美元),現在他認為這是“我做過的最好的投資”。然而,他說,當時趙長鵬的朋友們對加密貨幣一無所知。“我們都不明白他在做什麼。”他說,“但他非常執著。”

正是憑藉這樣的持之以恆精神,他才能夠安然度過加密貨幣的動盪時期。他敏銳地意識到,FTX的垮台——他在其中扮演了核心角色——已經破壞了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信任,也許這種情況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他在11月14日的推特空間會議上說,這是不公平的。他抱怨媒體在班克曼-弗里德隕落後嘲弄所有的加密貨幣高管,並將其與媒體對伯納德-麥道夫的對沖基金龐氏騙局的報導進行了對比,後者被描述為“只是他自己的問題,而不是整個行業的問題”。

重建對該行業的信任將是趙長鵬的緊迫任務。但是,要贏回投資者的信任,很可能意味著放棄加密貨幣自由放任、不受監管的狀況——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從中獲得巨額利益。上週他承諾,幣安將開始發布其“儲備金證明”,並呼籲其他公司也這樣做。他還沒有這樣做,但在另一項彰顯透明度的舉措中,幣安確實發布了幣安橋(Binance Bridge)掛鉤代幣的抵押證明。

他試圖進入SBF留下的真空地帶,將自己塑造成明智的領導者,但投資者是否會被說服還有待觀察。“我們不把其他交易所視為競爭對手。”他於11月14日在推特空間上說。“對我們來說,我們更專注於行業發展。”

也許這是真的。但有一點似乎很清楚:FTX的失對幣安來說是得——趙長鵬這個角斗士站在對手血淋淋的屍體上。(財富中文網)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