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的2022:中本聰在元宇宙裡發笑,還是哭泣

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估值為320億美元的FTX,一周之內迅速墜入破產保護,創始人兼CEO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 Fried,推特用名SBF)辭職,被美國和巴哈馬的監管部門調查。約百萬投資者和交易者的加密貨幣可能血本無歸。其重要投資者紅杉資本,已經將其在FTX的逾2億美元投資價值減計為零。

這是今年以來加密貨幣大崩盤的第三輪。第一輪是5月份的算法穩定幣terraUSD 和luna的暴雷,第二輪是6月份加密貨幣銀行Celsius、Voyager、對沖基金Three Arrows Capital 的接踵崩盤。FTX的破產,再次被稱為幣圈的雷曼時刻。它的垮台,可能把眾多加密貨幣公司拖入深淵,甚至威脅到整個加密行業的生存。美國前財長、經濟學家薩默斯又稱之為安然時刻。目前代表債權人擔任CEO接管FTX的雷(John JRay III),當年負責處理安然和北電網絡破產案。

這位擁有40年經驗的破產重組專家,從未見過這麼爛的公司,“如此徹底的公司控制失敗,如此完全不可信賴的財務信息。系統誠信蓄意破壞,國外監管漏洞百出,控制權集中在一小撮沒有經驗、沒有腦子和可能心術不正的人,這種情況是前所未有的。”

一家耀眼的超級獨角獸公司,倒下的時候,才被人們發現其實就是一個紙牌屋。


FTX

導火索在11月2日那天被噝噝點燃。當時FTX正以320億美元的估值進行新一輪融資,加密貨幣媒體CoinDesk 發布一份報告,顯示加密對沖基金公司Alameda的賬本上,大部分資產是賬面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代幣FTT和一堆“山姆幣” 。報告的來源是FTX截止到今年6月30日的財務報告,當時幣圈剛剛經歷過兩輪暴雷。

FTT是FTX發行的代幣,在Alameda的資產表上最高時達到了55億美元,財報上還顯示Alameda持有價值50億美元的serum代幣和17億美元的solana代幣。

Allameda和FTX基於Solana公鏈平台,創立了分佈式的交易所Serum,進而推出了serum幣和solana幣。幣圈稱其為“山姆幣”,在FTX交易時,有助於炒高其價格,增加Alameda的賬面資產價值。目前FTT、Serum、Solana三種代幣,都已經跌去95%左右。

班克曼·弗里德控制著Alameda和FTX。FTX 通過客戶交易加密貨幣和收取交易費用來賺錢。Alameda 採用多幣種間的套利交易,從波動中獲利,圈內稱之為“搬磚”,是一種高風險的交易模式。Alameda也在FTX上交易,但它在交易所的清算程序中區獲得了特殊待遇。例如,其他交易方採用槓桿交易加密貨幣時,如果準備金不足,可能會被要求補充準備金,否則就會遭到清盤,但Alameda獲得了“秘密豁免”。

Alameda用FTT抵押,借入其他加密貨幣,放大槓桿在FTX上進行交易,炒高自己持有的加密貨幣的價格,同時為FTX創造交易業務收入,這是非常典型的安然式的操作方式。

Coindesk消息一出,圈內開始同時關注這兩家公司的風險。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出於風險考慮,決定出售所持有的FTT。幣安是FTX的主要早期投資者,持有逾5億美元的FTT,即為其在FTX的權益。

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推特名CZ)11月6日在推特發出了清盤FTT的信息。FTT流動性很差,價格開始波動,引發了FTX的代幣投資者的“擠兌”,一天金額高達50億美元。FTX陷入危機,向幣安求救。趙長鵬次日發推特稱可以基於非約束協議,意向收購FTX。

幣安對FTX的盡職調查僅僅開了個頭,一天後趙長鵬即宣布放棄收購,因為他發現這裡面的窟窿,從FTX最初所說的20億美元,增加到50億美元,最高達80億美元。此後,FTT的價格開始暴跌,從22美元跌至2美元。對於主要資產是流動性極差的加密貨幣的公司來說,通過槓桿建立起來的高負債,立即把FTX和Alameda逼入死亡螺旋。

班克曼·弗里德終於承認,FTX挪用了客戶的交易資金,借給了Alameda。據CoinDesk的報告, Alameda主要通過代幣FTT抵押借貸其他加密貨幣,當FTT的價格不斷下跌時,FTX不斷把客戶的加密貨幣借給Alameda,在FTX價值160 億美元的客戶加密貨幣中,80億美元借給了Alameda。在客戶的擠兌下,班克曼·弗里德到處尋找價值8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用來補上窟窿。

當這一切敗露後,班克曼·弗里德宣布申請破產,並且辭去了公司CEO。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司法部等部門立即對FTX展開調查。巴哈馬證券委員已經下令其賬戶上全部資產轉移到政府的錢包裡。巴哈馬是世界上最早推行央行數字貨幣的國家,對數字貨幣和加密貨幣擁有一套監管機制。巴哈馬監管當局認為,FTX的總部註冊地在巴哈馬,破產重組應該在巴哈馬進行。

這裡所說的FTX,包括了註冊於巴哈馬的FTX國際,註冊於美國的FTX美國,其關聯公司Alameda,還包括了FTX投資和控制的130家子公司,儼然一個加密貨幣時代的金融小宇宙。巴哈馬這個加勒比海上的島國,還一度憧憬FTX能幫助這裡成為全球的加密產業中心。


SBF

班克曼·弗里德是一位九零後億萬富翁,有幣圈神童之稱。其父母都是斯坦福法學院教授,姑姑是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院長。他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物理系,在一家對沖基金Jane Street 從事交易員工作一段時間後,2017年創辦了加密貨幣對沖基金Alameda Research;兩年後又創辦了FTX,由於其對交易員友好的產品設計,迅速成長為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用戶在這裡交易比特幣、以太幣等形形色色的加密貨幣,也交易FTX自己發行的代幣FTT。Alameda正是FTX的做市商,也交易FTT。


FTX趕上了加密的風口,風險資本跟在後面追捧,其投資者包括紅杉、淡馬錫、軟銀、老虎環球、貝萊德等等,名單可以列得很長,甚至包括加拿大的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在加密貨幣最熱的2021年,FTX7個月融到了20億美元。目前紅杉資本對FTX的2.14億美元投資已經減記清零。另外一家加密貨幣的知名投資機構Paradigm,已將其價值3億美元的投資價值降至零。安大略教育退休基金,也把近億美元的投資一筆勾銷。

班克曼·弗里德是位素食主義者,平時和大約10 位室友住在巴哈馬的一處濱海度假村里的豪華公寓的頂層,這些人都是他在MIT和Jane Street的哥們儿姐們儿,平時工作生活打成一片,浪漫的事情不時發生,如班克曼·弗里德和Alameda的28歲CEO艾麗森之間。她是斯坦福的女學霸,也曾在Jane Street幹過交易員。班克曼·弗里德熱愛電子遊戲英雄聯盟,並且經常一邊玩遊戲,一邊通過Zoom口若懸河地和投資人談判融資,輕鬆地搞定了紅杉資本。FTX 還投資了電子競技隊TSM,將其名字改為TSM FTX。

但班克曼·弗里德更喜歡政治捐款,2020年大選中個人捐贈了520 萬美元給拜登,數額僅次於邁克爾·布隆伯格。他還一度想參與馬斯克收購推特。根據推特與馬斯克之間的訴訟材料,班克曼·弗里德願意承諾高達50 億美元的投資。但馬斯克掐指算了下,不相信班克曼·弗里德有那麼多錢(而不是加密貨幣)。

班克曼·弗里德儼然成為幣圈的代言人。在美國政府及國會對於監管加密貨幣還舉棋不定時,加密公司對華盛頓展開了積極的遊說。根據追踪政治捐款的研究機構OpenSecrets 的數據,加密公司及其員工已為2022 年的中期選舉捐贈了7300 萬美元,高於2020 年大選期間的1300 萬美元。今年前九個月,該行業還在遊說上花費了1500 萬美元,比過去8年的總和還要多。

班克曼·弗里德曾在國會委員會作證,公開支持加密立法。監管機構加強監管風聲日緊。在剛剛結束的中期選舉中,班克曼·弗里德是民主黨的第二大捐助者,花費了3600 萬美元。班克曼·弗里德還放出狂言,他可以在2024年的大選中捐出10億美元。

今年以來幣圈暴雷不斷,FTX似乎很安全。班克曼·弗里德還伸出援手,向加密貨幣銀行Voyager Digital提供了5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信貸,向交易所BlockFi提供了2.5億美元信貸。這兩家公司都染上了三箭資本(Three Arrows Capital)傳導的流動性危機。此舉為班克曼·弗里德贏得的美譽,加密粉絲和媒體,甚至把班克曼·弗里德比作摩根大通,他在1907年美國金融危機期間,出手拯救了金融行業,而當時美國還沒有建立中央銀行。

班克曼·弗里德聲稱追求財富不過是一種利他主義的職業。他信奉有效的利他主義,是Giving What We Can(應捐盡捐)的成員,計劃一生中將大部分財富捐贈給有效的慈善機構。在FTX的網站上,羅列著慈善捐贈、社區捐贈、氣候變化、未來基金等五花八門的公益項目。

FTX的破產、班克曼·弗里德的人設崩塌,讓整個幣圈也站到了懸崖邊上。比特幣的價格跌至16000美元,在過去一年中已經下跌了70%以上。整個加密資產的市值,也從3萬億美元跌到1萬億美元以下。許多加密貨幣的價值,面臨著歸零的重壓,而那些基於代幣資產的加密公司,面臨死亡螺旋的巨大風險,紛紛宣布客戶停止提取,進入自我保護狀態。


CZ

趙長鵬決定出售手中的FTT,抽走了引發FTX紙牌屋倒塌的第一張牌。當他宣布有意收購FTX時,被幣圈華人稱為出手一統加密江山之舉。但在英美主流媒體中,趙長鵬似乎在蓄意整垮其競爭對手。趙長鵬發布推特當天,FTT 市值即縮水80%。

一些英文主流媒體強調趙長鵬是一位出生在中國的創業者,強調幣安創辦於上海,也強調幣安是一家受到一些國家監管當局調查的公司。這家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資產交易所,只存在於數字世界,沒有自己的實體總部,在地圖上也找不到位置,大家只知道CZ住在迪拜,並且最近幣安獲得了阿布扎比金融管理當局的託管牌照。阿聯酋希望幣安能幫助當地發展web3經濟。幣安正在準備引領行業自救,發起一個加密復甦基金。其動機也遭到了質疑。

班克曼·弗里德出身美國頂級名校,猶太知識精英家庭,從矽谷到華爾街到華盛頓一路暢行,公關遊說費用出手大方,是美國政客、智庫、媒體的寵兒。他還頭頂著“有效利他主義”的道德光環,關心氣候變化,拯救危機之中的同行,出盡道德營銷的風頭。

這樣一個西方的精英子弟,加密神童,敗在了一位生於中國、成長於加拿大、創業於數字世界的創業者手下,這在一些英文媒體那裡激起的反應是微妙的。

如《金融時報》的把這個故事描繪成45歲的趙長鵬的謀略, “他引發了這場擠兌,搞垮了他的主要競爭對手(he triggered the run that sank its main competitor)”。《金融時報》強調的是FTX破產之後,幣安將壟斷加密貨幣和資產的交易。這樣搞下去,幣安將成為加密貨幣的央行( the Central Bank of Binance )。美國國會將對這起破產案進行問詢,而幣安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日益成為一個關注點。《紐約時報》對班克曼·弗里曼的報導,甚至避重就輕。

如果行業內的加密貨幣公司,包括交易所、銀行等加密金融機構發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在這個不受監管的蠻荒西部,只以依靠行業內的自救。幣安有自己的代幣BNB,價值最高達1065 億美元,但現在只值450 億美元,但如果整個加密生態崩潰,BNB也就沒有價值了。第二大加密資產交易所Coinbase的股價較其首次公開募股下跌了近90%,其他交易所可能更沒有足夠的力量救助太多失敗的加密貨幣企業。

趙長鵬提出了中心化交易所應該遵循的主要原則:
1)不應使用客戶資金冒險。
2)永遠不要使用自己發行的代幣作為抵押品。
3)分享實時的資產證明。
4)保持充足的儲備。
5)避免過度使用槓桿。
6)加強和執行安全協議。

這些都是主流金融行業的常識,但在幣圈裡面聽起來既陌生又新鮮。

自從中本聰2009年發布第一個比特幣軟件,啟動了加密金融系統,加密貨幣一直被公眾的不解、金融業的質疑和監管層不放心包圍著,一些投資界重量級人物將其視為騙局和賭場。FTX醜聞,為其詛咒者遞上了一把鋒利的尖刀。

趙長鵬承認,用戶對加密貨幣的信心“嚴重動搖”。加密交易所Kraken 前首席執行官傑西.鮑威爾憤怒地發布了推文:“這根本不是什麼目標遠大卻馬失前蹄。這是赤裸裸的魯莽、貪婪、自利、傲慢、反社會行為,為了個人利益而把這個行業十多年來來之不易的進步置於風險之中。”

14年前,加密貨幣似乎生逢其時。美國爆發了金融危機,美國聯儲啟動量化寬鬆政策,拯救美國的金融體系和美國經濟。人們對傳統金融和貨幣深懷不滿,一種完全由編程和挖礦行為產生的數字資產,對傳統的貨幣發起了挑戰,揭開了加密貨幣的創新盛宴。此後加密貨幣作為一種數字資產受到追捧,很大程度上是低利率及真實負利率的寬鬆貨幣環境的一個結果。但是隨著美國聯儲歷史性地加息,加密貨幣作為一種高風險的資產,其價值必然下跌。首先倒下的那一批,一定會包括FTX這樣的“安然”公司。

加密貨幣一直在監管的“法外之地”野蠻生長,也在努力讓監管者適應自己的創新。加密貨幣中向金融方向發展的基礎設施,正在活成了他們想要顛覆的對象的樣子。FTX就是安然+雷曼,也是更古老的鬱金香狂熱在數字世界的一次返照。只是興起更快、更擅長打扮,垮掉也更迅速,僅僅是一條推特的功夫。它繼承了金融所有的風險,只是讓每一代人都學得更快、放得更大、破滅得也更脆。

加密貨幣的初心,是用來解決傳統金融體系的問題,而技術帶來了可能性,提供了工具。

這個世界上還有十億人沒有獲得銀行服務,跨國匯款手續費昂貴而緩慢,中小企業很難獲得貸款和金融服務,在全球化的數字世界裡,用區塊鏈技術在不同的貨幣、資產之間便捷透明便宜地流動,讓用戶擁有他們自己的數據和掌握自己的價值。

在加密貨幣的基礎設施之上,正在湧現可編程的金融服務(智能合約)、在加密貨幣與法幣之間建立橋樑(穩定幣)、去中心化金融(DeFi)、數字資產(NFT)、新興的協作方式(DAO)、第三代互聯網(web3)等面向未來的加密經濟與金融服務。這條路還很漫長。

中本聰在元宇宙裡發笑,還是哭泣。(未盡研究)


笑著笑著就哭了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