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ding Hong Kong Fashion Label Paprika Inks $10 Million Deal with Renowned Investors Franklin Templeton
Renowned Hong Kong fashion brand Paprika announced that it has received strategic investments of $5 million each from Franklin Templeton's Asia Pacific Structured Equity Fund LPF and RaffAello Opportunity Fund Limited, totaling $10 million. This capital will be used to accelerate Paprika's business expansion in Hong Kong and overseas markets, as well as drive its digital transformation. The fundraising was facilitated by RaffAello Securities, who served as Paprika's exclusive financial advisor and lead investor. RaffAello is a well-regarded investment management firm in the Asian market, focused on identifying high-quality investment targets with strong growth potential. Leveraging its industry insights and investment acumen, RaffAello has successfully supported the financing and expansion of many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RaffAello is delighted to become a strategic investor in the Paprika. Through their years of industry observation and investment experience, they deeply recognize Paprika's leading position in the Hong Kong fashion consumer market, as well as its outstanding brand management and product innovation capabilities. With this investment, they believe they can closely collaborate with Paprika's management team to provide comprehensive support in areas such as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digital transformation, and overseas expansion, helping it become a fashion retail benchmark with significant regional influence. RaffAello's partnership with Franklin Templeton is expected to create valuable brand synergies and inject strong momentum into Paprika's business. Founded in 1993, Paprika has established a solid foothold in the Hong Kong fashion consumer market, leveraging its trendy and youthful brand positioning and product design. In recent years, Paprika has actively expanded its online and offline channels, while steadily penetrating overseas markets, building a large consumer base in Greater China and Southeast Asia. Leung Shi Wai, Samuel, Founder and CEO of Paprika, commented: "We are truly grateful for Franklin Templeton and RaffAello's recognition and trust. This influx of capital will open up new avenues for our development, allowing Paprika to further consolidate its position in the local market and accelerate our overseas expansion."
TOT Biopharm: Profit Alert from Significant CDMO Achievements Made through Strategic Transformation
TOT Biopharm (1875.HK) has reached a new milestone in its performance. On May 10th, the company announced its 24Q1 financial results, with operating revenue amounted to CNY223 million, representing a year-on-year increase of 68%, and net profit amounted to CNY7.4 million, representing a turnaround from loss to profit. The announcement stated that the revenue growth was mainly attributable to the sustained growth of the CDMO/CMO business and a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sales of self-developed products. A throw back of the company's past performance reveals that since TOT Biopharm fully transitioned to expand its CDMO business in 2021, it has seen rapid growth in performance within just a few years. This transformation not only led to a rapid increase in the company's operating revenue from CNY14.6 million in 21Q1 to CNY223 million in 24Q1, with a CAGR of 148%, but also successfully enabled the company to turn losses into profits. *22Q1 net loss includes the significant positive impact of revenue from license granted Source: Public Information The company currently possesses 4 complete commercial production lines, dedicated to the clinical and commercial production of antibodies and ADCs, featuring flexibility and sufficient capacity; A state-of-the-art large-scale commercial production line for ADC drug products has also been established and put into operation, with an annual production capacity exceeding 5 million vials, continuously strengthening the company's capabilities of CDMO commercialization. Recently, TOT Biopharm reportedly received formal notifications from the Egyptian Drug Authority (EDA) and the Indonesian Food and Drug Authority (BPOM), a member of PIC/S, stating that the company's Bevacizumab injection had successfully passed the GMP certification in Egypt and Indonesia. TOT Biopharm's quality management system is buil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GMP standards of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European Union. The company's large-scale biopharmaceutical commercialization base, located in Suzhou City, Jiangsu Province, had previously passed the Chinese GMP compliance inspection (in 2021) and the EU QP audits (in 2022). The recent recognition from the Indonesian and Egyptian drug regulatory authorities signifies that the company's quality management system has also passed the overseas GMP certifications of PIC/S and WHO, laying a solid foundation for further expansion of its overseas CDMO busines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evenue and profit growth trends as well as the company's strength in CDMO commercialization, TOT Biopharm has demonstrated strong self-sustainability and successfully established a stable internal growth mechanism, which significantly underpins its long-term development. For a long time, the sustainability of most companies listed under HKEX Chapter 18A has been questioned by the capital market, leading to significant shrinkage in their market capitalization. However, companies exemplified by TOT Biopharm, which are rare in the industry for their profitability, feature certain scarcity and naturally deserve more attention from investors. As of now, TOT Biopharm's market capitalization stands at only HKD1.553 billion. Considering the company's performance certainty and comprehensive competitiveness in the ADC CDMO field,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a gradual global economic recovery and the reconfiguration of international capital in the Asia-Pacific market, TOT Biopharm, as a scarce target in the industry, is more likely to gain recognition and favor from funds, and its path to value restoration may just be beginning.
賺錢機器拼多多「明搶」亞馬遜
Temu的半託管模式正在如火如荼地推進。 毫無懸念,拼多多業績表現再一次大幅超出市場預期。 5月22日,拼多多發佈2024年第一季度財報,報告顯示,拼多多Q1營收868億元,同比增長131%,歸母淨利潤280億元,同比增長246%。無論營收、還是淨利的增速都碾壓阿里和京東,經營利潤也首次超過阿里巴巴。 在拼多多的強勁業績中,無法忽視的一點是交易服務收入首次超過線上行銷收入(為425億元),達到了444億元,比市場預期高出60多億,也比涵蓋聖誕、“黑五”的第四季度多出40億元。 這項交易服務收入更多是由跨境電商業務Temu貢獻。按照海豚投研,Temu確認收入的口徑是“前端售價 – 商品供貨價”,即這個“差價”被確認為Temu的收入。 這意味著,儘管處於美國傳統銷售淡季的一季度,Temu依然保持著高速增長。據高盛預計Temu2024年第一季度GMV約為90億美元,對Temu的本季營收預期大約在318億元。而上個季度機構測算的Temu收入約為260億。 這季的增長,一方面得益於2月份Temu再次在美國投注“超級碗”,另一方面則與在美區之外的歐洲、日韓等市場的加速擴張有關。 在財報披露之際,Temu的另一殺手鐧“半託管”也在如火如荼推進中。36氪此前就有提到,如果今年半託管業務發展順利,美國市場的履約成本預期可以從去年的30%降至18%左右,這意味拼多多的賺錢能力將再上一個台階。 半託管,集中一切力量 Henry(化名)已經十多天都聯絡不到Temu的人了。 公司一個爆款產品連結被平台判斷異常後下架,但申訴處理後遲遲沒有恢復,他試圖聯絡此前對接的全託管買手,卻沒有任何回應。 隨著Temu將今年的戰略重心傾斜到半託管上,招商買手們活躍的身影也都開始密佈於此,他們活躍在微信、社交平台、線下活動各個角落,不知疲勞、不分晝夜地給跨境賣家打電話、發資訊,欲以流量、補貼、扶持等吸引力說服大家做半託管。 相似的熱情也曾發生在一年多前的全託管招商上。 在全託管模式下,經過一年多的狂奔,Temu去年做到了180億美元GMV的成績。但驚人的增長數字無法掩蓋一些問題。 比如,商品只能侷限在符合空運標準的小件物品,豐富度受限,體量也會有天花板;以及平台承擔的高昂履約成本,導致虧損難止。另外一個尚難以預知的風險在於,一旦川普上台,小包裹免稅等優勢還能否維持。 被當作救命稻草的半託管模式在今年初被推到中央。 賣家可以通過海運提前把商品運送到海外倉,然後再根據訂單完成後續發貨、售後工作,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先把商品寄到Temu的中國倉庫,然後再由平台空運過去,完成清關、落地轉運、尾程配送等履約環節。 不只家具、運動器械等高重量大件商品,以及帶電產品等都能在平台上線售賣,對倉儲物流不再大包大攬的Temu也能省下一大筆費用。 除了直接降低物流費用外,“半託管”提升了履約效率後,也有利於加價率和客單價的提高,進而攤薄物流成本。半託管商家的妥投時效範圍大概為4-9天(考慮到周末兩天時間),而“全託管”模式下,Temu的物流時效則需要7-15天。 為了招徠具備海外倉儲物流能力的賣家,Temu特意將半託管團隊遷移至了深圳,並分為了美區、歐區兩個大組,分別由此前多多買菜西北、山東的省總負責。 Temu對於半託管的重視非比尋常。如Temu買手所說,“平台的自然流量幾乎都傾斜都給到了半託管商品。”除了首頁會有本地倉庫local warehouse的流量入口,搜尋排名裡,半託管商品也會排在前列,哪怕這件商品銷量為零,也能和銷量2W+的全託管商品享受同樣的流量分配,甚至更高。 因為空運物流成本高,通常情況下,中國賣家出口海外通常走海運(時間至少需要一個月)將貨物運送到海外倉,經跨境電商平台完成線上交易後,從海外倉直達購買者手中。是否有海外倉,成為中國商家在跨境電商激烈競爭中站穩腳跟的關鍵。 一位海外倉業務人員稱,一個月下來加他諮詢相關資訊的幾百人,但和這些曾經在Temu全託管模式庇佑下當甩手掌櫃的商家接觸下來,發現他們對頭程尾程、履約等一竅不通。 但這並不妨礙Temu對他們的歡迎,買手會熱情建議找海外倉代發,賣家除了自己聯絡外,還可以直接選擇平台的官方合作海外倉。據36氪瞭解,目前Temu美區已經接入大方廣、萬邑通、西郵、運德、出口易物流、大健雲倉、穀倉七家合作對接倉。 超越亞馬遜之前 半託管線下和線上招商活動密集進行,物件導向被清晰地呈現在PPT上:面向其他跨境電商大賣,尤其亞馬遜大賣。 Temu的半託管模式下,定價權依然掌握在平台手裡。以美區為例,30美元以上的產品,價格要是亞馬遜同款的85折,30美元以下的,則是亞馬遜同款打85折後仔再減2.99美元。 據36氪瞭解,亞馬遜大賣們並不想破壞自己的價格體系,所以一些賣家只是將Temu作為清庫存的出口。 面臨亞馬遜的高成本,很多中小賣家還是願意在Temu嘗試半託管,他們身份多樣,可能來自亞馬遜、速賣通、SHEIN、獨立站,也可能是Temu全託管商家。最近,Temu也開始開拓美國主體(非中國跨境賣家)的商家,有商家表示自己已經作為第一批入駐。 早期,Temu的目標是超越SHEIN,2023年,後SHEIN銷售額450億美元,今年希望增長到630億美元。Temu今年定下了600億美元的GMV目標,一旦實現,二者幾無差距。 不過,根據晚點報導,Temu的最終目標是超越亞馬遜。而半託管則是在去往超越之路上的一個重要探索。 據知情人士透露,Temu今年600億美元目標裡,半託管要承擔起200億美元的重擔。另外, TEMU意欲通過半託管將美國地區的SKU數量從200多萬增加到400萬,其他市場則實現至少 100萬SKU的增長。 上述知情人士估算,如果要達到200萬個SKU,這意味著TEMU半託管商家至少要達到10萬家,這與其全託管商家規模相當。 現在半託管已經上線至美區和歐區,經營站點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 與此同時,第一批試水的商家,有些已經鎩羽而歸。 有商家透露,頭程和尾程快遞費高,導致報價也高。但商家報完價,平台的首次核價通過後,二次核價可能會被要求降價,不然就只能下架。最後按低價賣,“賣一單虧一單”,如果遇上退款、罰款情況,更是雪上加霜。 時效性是Temu半託管對商家的重要要求,在配送區域範圍內,平台要求的運送時效(不含備貨時效)為2-5個工作日。如果7天沒有簽收資訊,商家就會面臨一單40元的罰款,如果買家退貨,商家沒有接收的海外倉就會被默認直接銷毀。 一位大賣家說,這些都是需要核算在成本之內,但很多商家顯然沒有這方面的意識和經驗,虧本在意料之中。 而這些沒有倉配等能力的商家可能也不是Temu的終極目標賣家,但源源不斷的入局者帶來的是聲量、多樣的SKU,當單量積聚到無法被忽視的地步時,平台看中的實力亞馬遜賣家才能不請自來。就像全託管時期,平台最初靠中間商撐起,然後再優勝劣汰慢慢將他們篩選掉一樣。 另一邊,Temu的競爭對手SHEIN也沒有閒著,於5月開始上線海外本地半託管模式,商家實現海外本地備貨、自主履約、自主選品上架並提報價格、協助營運,首站即落地美國,目前已加速招商推廣。 而阿里巴巴國際數字業務速賣通早在今年1月就上線了半託管業務(去年8月試營運),是幾家平台中動作最快的。這個業務也剛剛交出一份不錯的成績,今年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長45%,全託管和半託管業務的Choice訂單在速賣通整體訂單的佔比超過了70%。據悉,其半託管招商接下來也會進入大力推廣期。 海面波濤起伏,Temu半託管會不會像全託管那樣順利,關乎的不僅信心,還有拼多多出海的續航里程。 (36氪Pro)
股價暴漲113%!恆大汽車真會玩! 「畫餅」神秘資本接盤,市值一天增加超30億港幣!神秘資本究竟是誰?
玩槓桿、玩資本,恆大係真是輕車熟路!靠著「畫大餅」的公告,不花一分錢,就讓恆大汽車股價輕鬆翻倍,市值在一天之內增加超30億港元! 5月27日上午,停牌多日的恆大汽車正式迎來復牌,在神秘人收購股份的刺激下,恆大汽車股價高開超過80%,股價最高衝至0.81港元/股,漲幅達到113,隨後稍有回落。截至收盤,恆大汽車報0.710港元/股。在恆大汽車的刺激下,恆大物業股價也興奮異常,高開近12%,漲幅一度超過21%。 01 公告“畫大餅” 而引發恆大系股價騷動的,竟然是一份「畫大餅」的公告。 26日晚間,恆大汽車發佈公告稱,公司31.45億股潛在待售股份(佔全部已發行股份的約29.0%)將即時被收購,32.03億股潛在待售股份(佔全部已發行股份的約29.5%)將成為潛在買方於買賣協議日期後一定期限內的一項可行使選擇權的標的。 除了「畫餅」收購股份,恆大汽車在公告中也表示有望獲得資金支持。恆大汽車表示,已知悉條款書提及訂立授信協議,據此,潛在買方將向恆大汽車提供信貸額,以資助集團持續經營及發展集團電動汽車業務。 但是如此大的事項,恆大汽車竟然在公告中並未透露潛在買方具體信息,也尚未獲得買方任何資金以及財務實力證明。這種近似「畫大餅」的操作,讓人感嘆恆大系還是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雖然業務能力一塌糊塗,但是資本運作的本事讓人驚嘆。 02 恆大汽車引資一直不順 值得注意的是,恆大汽車在引援方面一直進展不算。去年8月,恆大汽車也曾迎來白衣騎士的馳援。 2023年8月14日,恆大汽車宣布,其獲得由阿聯酋國家主權基金持股的上市公司紐頓集團首筆5億美元戰略投資,另有6億元人民幣過渡資金將自公告後5個工作日開始陸續到帳。雙方擬議的交易預計將於2023年第四季完成。交易完成後,紐頓集團對恆大汽車持股比例佔擴大後已發行普通股總數的27.5%。 彼時在鋪天蓋地的通稿中,恆大汽車表示計畫將所有戰投資金用於恆大汽車天津工廠,確保恆馳5的正常生產和恆馳6、恆馳7的陸續量產。紐頓集團也將協助恆大汽車開拓海外市場,實現每年向中東市場出口3萬-5萬輛恆馳汽車。 不過,該投資有多個先決條件,包括中國恆大債務重組生效、沒有重大不利影響事件等。但是,隨著許家印等高階主管被抓、中國恆大清盤等多項條款先後被精準觸發。最終紐頓集團的策略投資協議終止。 4月5日,恆大汽車發佈公告稱,與紐頓集團的戰略投資協議終止,此前擬議交易及債轉股的條款修訂尚未取得任何進一步進展。本公司確認擬議交易及債轉股將不再進行。 此外,恆大汽車也被要求退還19億元各項獎勵及補貼。 5月22日,恆大汽車發佈公告稱,近日附屬公司恆大新能源汽車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被相關地方政府要求解除投資合作協議,並退回已發放的各項獎勵及補貼合計約19億元。恆大汽車表示,附屬公司計劃向相關地方行政部門致函協調。上述函件要求若最終執行,會對恆大汽車或各相關附屬公司的財務狀況及經營產生重大不良影響。 而恆大汽車去年全年的收入都不足19億元。 03 造車5年虧損1108.41億元 3月27日晚間,恆大汽車公佈2023年業績,截至去年年末,恆大汽車的資產總額348.51億元;負債總額725.43億元,其中,借款264.84億元,貿易及其他應付款430.12億元,其他負債30.47億元。收入僅13.4億元人民幣,而這13.4億元收入中還有11億元是物業銷售,虧損卻達到了驚人的119.95億元。截至2023年12月31日,恆馳5累計生產下線僅1,700輛,累計交付1,389輛。根據數據統計顯示,恆大汽車造車5年,累計虧損1,108.41億元。 至於神秘資本究竟看上恆大汽車了什麼呢?而這神秘資本究竟又是誰!(金融界)
成立九年,什麼是拼多多持續增長的根本動力?
拼多多有一套被驗證有效的商業系統。 剛剛過去的 2024 年第一季度,拼多多的業績再一次讓人們驚豔。 本季度拼多多集團營收達到 868.1 億元,再次實現三位數增長,高於分析師平均預期的 756.6 億元。同時淨利潤增長 246%,達到 280 億元。 而在其收入的兩大構成裡,交易服務收入(444 億元)首次超過線上行銷收入(425 億元)。 財報發佈當晚,拼多多美股漲超 7%、報 155 美元/股,總市值達 2150 億美元。 在隨後舉辦的財報電話會上,拼多多集團核心管理層提示不要過度關注短期的財務資料,而要關注公司「內在價值」。我們注意到,這個詞貫穿了拼多多的發展。 在 2018 年第一封股東信裡,拼多多創始團隊如此講述公司發展的核心邏輯:「拼多多不是一個傳統的公司。它在大家都覺得電商的格局已定,歷史書已經寫完的時候誕生。用短短三年的時間匯聚了三億多使用者,過百萬賣家,共同建立了一種新的購物模式……它其實都是因循一個簡單的一貫邏輯,那就是專注於這個機構的內在價值。」 從拼多多主站到多多跨境的崛起,拼多多集團成立的這九年裡,「內在價值」這個詞一以貫之。那麼什麼是拼多多的「內在價值」?這或許是穿過表層的財務資料、一時的漲跌,看懂拼多多的關鍵。 01 用「Costco」+「迪士尼」,滿足「使用者第一」的目標 把使用者體驗放在第一位,是拼多多這個電商平台不變的「內在價值」。 首先是實惠,這是人性底層的需求,特別是對於中國數億計的一線城市之外的使用者來說。在 2019 年接受極客公園專訪時表示,拼多多創始團隊曾表示,成長經歷影響了商業思考,因為有過在「比較拮据」的家庭長大的經歷,就更能感受到「真實世界的多面性」。 早期的拼多多,使用者主要在上面買最實惠的紙巾等日用品、水果等生鮮,而在 2019 年拼多多發起百億補貼之後,他們又能買到全網價格最優的 3C 電子產品。而到現在,拼多多已經擴展到服裝、美妝等全品類商品。這家電商平台的「實惠」心智已經深入人心。 此外,拼多多也深刻理解使用者購買過程的全部訴求。這裡沒有複雜的滿減金額計算,下單拼團就能直接獲得實惠。沒有購物車,按下免密支付的一瞬間,甚至可以產生一點多巴胺。甚至不用擔心商品質量的風險,如果確實是商家的問題,可以支援「退貨退款」乃至「僅退款」。 人們把購物連結分享到微信裡拼團購買。他們還會玩平台內的小遊戲,澆個水、能領到紅包和優惠券。 在第一封致股東信中,創始團隊將拼多多描述為「Costco」和「迪士尼」(即集高性價比產品和娛樂為一體)的結合體。在這裡,使用者可以用最划算的價錢買到想要的東西,同時也會收穫很多快樂。 這也是拼多多和貨架電商的不同。如果說後者做的更多是搜尋,本質是人找貨,滿足的是使用者有明確的購買目標後、匹配的效率問題。而拼多多的邏輯更像推薦引擎,本質是貨找人,讓使用者在簡單操作下買到實惠優質的商品。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而 2022 年上線的跨境電商平台 TEMU,也沿襲了拼多多主站的這套打法。 TEMU 主打實惠,口號是「像億萬富豪一樣購物」(Shop like a billionaire)。在 Temu 上,外國消費者可以花幾美元買到襯衫、鞋子,8 美元的無線耳機,不到 1 美元的髮帶、襪子……依然是極致性價比,據媒體報導,Temu 同類商品做活動,價格可以低至其它平台的 10%。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同時,TEMU 也能讓使用者購買更便捷、更有保障。不管是「90 天內無條件退貨」的保障、「湊夠 xx 美元包郵」的服務、還是其他的遊戲化玩法……都讓使用者忍不住下單。 隨著今年 3 月以來 TEMU 上線「半託管」,讓商家在海外自主備貨運輸——這對消費者來說,意味著他們的收貨時長大大縮短、同時能收到更多過去跨境小包難以運輸的大件商品。 在此次電話會上,問及競爭、增長等關鍵問題,拼多多管理層的回答都強調了「以消費者為先」這點上。拼多多集團董事長兼聯席 CEO 陳磊表示,現在消費者的真實需求也在不斷變化,因此平台必須與時俱進。 「現階段消費者的需求呈現出理性、分層的趨勢,這要求我們在實惠的基礎之上,更好地滿足消費者對更高品質商品以及更豐富的消費場景的需求。」他說。 02 為什麼過去只有拼多多 做到了「使用者第一」? 同時是撮合商家、消費者電商平台,為什麼是拼多多堅持了使用者第一? 有的傳統電商平台,以 B2B 生意起家,讓國內商家能找到海外消費者,本質是解決了資訊不對稱的問題、實現了貨物的高效流通。這也決定了生意邏輯天然偏向商家,而非使用者。 這個「使用者」指的到底是商家、還是消費者,每個平台過去的經營邏輯是不同的。 而拼多多的出發點始終是消費者導向,甚至聯合商家一起來完成這件事。 在拼多多主站,商家的入駐門檻及綜合經營成本始終保持較低的水平。白牌商家如果具有提供極致質價比商品的供應鏈能力,那就能夠獲得更高的推薦、賣出更多商品。而且當商家和使用者產生交易糾紛時,平台客服會第一時間介入,幫助服務能力不足的商家,改善使用者的消費體驗。 與此同時,拼多多在 2019 年將百億補貼升級為長期戰略,沿著「消費者喜歡什麼,就補貼什麼」的路徑,對市場關注的熱點產品進行持續補貼,在助力消費者得實惠的同時,也推動商家多賣貨,提升賺錢效應。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不過,補貼只是一方面,最根本還是要靠平台對商品流通側的提效、最終實現對使用者的讓利。例如,通過拼團彙集的使用者訂單需求,實際上給了生產端銷售確定性,同時這種爆品模式也能提高商家的利潤率——用消費反饋生產,這正是經典的 C2M(Customer to Manufactory,客戶對工廠)模式。 而這也正是 TEMU 正在做的事情。 在 TEMU 上,商家如果能夠提供有競爭力的差異化商品和服務,那麼,其也擁有了獲得更多市場及利潤空間的可能性。而如果這種競爭力發生變化,商家在平台的流量也會受到影響。 但最根本上,TEMU 通過首創「全託管」這種模式——即只需要負責生產,而投放、營運、物流等全流程都由平台負責,為國內廣大的產業帶工廠及商家開闢了外貿新通道。這種模式不僅將商家從過去不擅長的繁瑣工作中解放出來,而且本質上是對投放、營運、物流這些原本大小商戶們各自為戰的關鍵環節進行整合,從而形成規模效應降本增效,最終讓整個體系比其他電商平台更加高效地運轉。 而這種平台提供流行趨勢洞察,商家「小單快反」的模式,也更容易打造爆品,從而提升商家營收和利潤、本質上能更好地讓利消費者。 從更長遠來看,正如 2021 年致股東信中所說,在行業競爭日益激烈的環境下,傳統的以規模和效率為主要導向的競爭,有「不可避免的問題」。要改變就必須在更底層、根本的問題上採取行動,比如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礎理論上尋找答案。這或許也是拼多多大力投入農業、科研等方向的原因。 關於戰略的核心要義是,做什麼和不做什麼。成立九年來,拼多多集團做了很多,但都是圍繞使用者體驗而來。它也沒做很多,比如直播帶貨等風口上的新業態,拼多多卻沒有像其他平台一樣投入大量的資源跟進。 作為撮合雙邊交易的平台,電商公司過往很難做到拼多多這樣的極致和專一目標。也許它們會擔憂的問題是,偏向一方,可能會影響另一方的體驗。但世界往往是,當你想得簡單之後,很多事反而變得更加高效了。拼多多今天的業績,驗證了這條內在價值的精準性:當你滿足了消費者,你就能獲得商業上的成功。 拼多多用了九年時間,堅定踐行消費者導向的公司戰略。從去年開始,電商行業的更多友商也開始跟進強調價格,並且將「使用者第一」定為核心戰略。無論是換上更重視使用者體驗的管理層,還是推行改進使用者體驗的舉措,包括推行「僅退款」、取消 618 預售等等動作。可以說,拼多多的內在價值,已經變成了電商行業的共識。 (極客公園)
阿里,不再“大馬拉小車”
頭圖|視覺中國 2024年5月23日,阿里巴巴(NYSE:BABA;HK:09988)發佈了《2024財務年度報告》(截至到2024年3月31日)。 這是(2023年3月)啟動“1+6+N”組織變革後,阿里披露的第一份年報。 報告期內,阿里營收9411億,同比增長8.3%;經營利潤1133.5億,同比增長13%;淨利潤713.3億,同比增長8.8%。 年報中規中矩、波瀾不驚,實則暗流湧動。 週年“全家福” 1)六大集團排座次 “1+6+N”中的“6”代表六大集團,按營收排序如下: 老大淘天集團(4349億),老二雲智能集團(1064億),老三國際數字商業集團(1026億),老四菜鳥集團(990億),老五本地生活集團(598億),老六大文娛集團(211億)。 2024財年,淘天集團營收佔總收入的46.2%;雲智能、國際數字商業、菜鳥在總收入中佔比均超10%;本地生活佔比6.4%、大文娛佔比2.2%。 2)“出海”成為主要驅動力 2024財年營收同比增長725億,六大集團均有貢獻: 第一名國際數字商業集團,營收增長321億、貢獻率44.3%; 第二名淘天集團,營收增長217億、貢獻率29.9%; 第三名菜鳥集團,營收增長215億、貢獻率29.7%; 第四名本地生活集團,營收增長96億、貢獻率13.2%; 雲智能、大文娛營收增貢獻率分別為4%、3.7%,並列第五。 國際數字商業集團旗下業務分為“國際零售”、“國際批發”兩塊。前者即跨境電商,2024財年營收同比增長60%達到816.5億,對整個阿里集團營收的貢獻率達42.4%! 2024財年,菜鳥營收增長28%,主要歸功於國際數字商業旗下的跨境電商業務(中國零售營收增速僅為5%)。 粗略估算,跨境電商及其衍生的物流業務,對阿里營收增長的貢獻率超過60%。 3)從大馬拉小車到分兵把口 2023年組織變革前,阿里的格局是“先富帶後富”、“大馬拉小車”,就是以盈利能力超強的天貓、淘寶,帶動一眾需要“燒錢”的業務,共同建構電商為核心的生態體系。多少有“大鍋飯”的味道。 所謂“1+6+N”,其中: “6”,代表六個“戰區”——境內電商、跨境電商、物流、雲端運算、數字娛樂、本地生活,皆為“不可分割的領土”,必須“分兵把口”。多少有“包產到戶”的味道。 “N” 是一個碩大無朋的筐,內有高鑫零售、盒馬、阿里健康、靈犀互動、銀泰、智能資訊(主要包括UC優視和夸克業務)、飛豬、釘釘等眾多業務。 2023財年,N板塊營收1971億,EBITA虧損162.6億、虧損率8.6%;2024財年,N板塊營收1923億,EBITA虧損降至91.6億、虧損率4.8%。 N板塊尚處於混沌狀態,預計將進一步演化。 中國商業“瘦身”為淘天集團 1)淘天集團營收結構 2024財年,淘天集團營收4349億,分為“中國零售”、“中國批發”兩部分。 “中國零售”營收可細分為“客戶管理”、“直營及其它”: 客戶管理包括:P4P行銷服務;資訊推廣行銷服務;交易佣金;淘寶客服等。客戶管理按點選或成交額取費,屬於網際網路廣告業務。 直營收入主要來自天貓超市、天貓國際。 2024財年,中國零售客戶管理收入3040億,同比增長4.3%,主要由GMV(總交易金額)上漲驅動;直營收入1104億,同比增長6.4%,主要原因是消費電子/電器品類需求旺盛。 電商業績有明顯的季節性波動——自然年的第一個季度出現波谷、第四個季度出現波峰。 剛剛過去的2024年Q1,零售電商客戶管理收入636億,同比增長5%;直營收入247億,同比下降2.1%。 批發業務中阿里的傳統強項,居然老樹發新芽:2024財年營收204.8億,同比增長14.7%。但由於佔比很小,對淘天集團業績影響不大。 2)架構調整立竿見影 “淘天集團”是“中國商業”瘦身版。原屬中國商業直營業務的“高鑫零售”、“盒馬”、“阿里健康”等業務剝離、歸入“所有其他”(即“N板塊”)。 剝離前 2022財年,中國商業營收達5916億,同比增長18%。但EBIT卻減少了312億,利潤率從2021財年的42.6%降至2022財年的30.8%。 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很明顯——2022財年直營收入增長781億,佔中國商業營收增量的86.6%。直營業務全額確認,對營收增長的貢獻不小,但經濟效益不佳。 2023財年,中國商業營收5827億,同比下降1.5%;其中直營收入下降了140億;EBIT利潤微升至31.7%。 剝離後 剝離部分直營業務的淘天集團,營收斷崖式下降,利潤率斷崖式上升:回溯2022財年,直營收入減少1711億,EBIT利潤率從31.7%提高到45.8%。 變革後的“淘天”營收質量提高,盈利能力增強。 淘天之外的五大集團,大致分為兩類——規模優先和效益優先: 第一類,包括“國際數字商業”、“菜鳥”和“雲智能”。它們正當擴大市場份額的時機,應先圖營收增長、再圖利潤; 第二類,包括本地生活和大文娛。它們增速放緩,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改善業績,爭取盈虧平衡,所謂“曲身守命、以待天時”。 規模優先 國際數字商業、菜鳥、雲智能業務,均以擴大規模和市場份額為首要目標。 1)國際數字商業與菜鳥 國際數字商業 阿里國際商業分部也包含零售、批發兩部分。零售業務包括Lazada、速賣通、Trendyol和Daraz。批發業務主要通過Alibaba.com平台完成交易。 2023財年,國際零售、國際批發收入509.3億分別為195.7億。 2024財年,國際零售收入達816.5億,同比增長60%。其中,第一財季(即2023年第二自然季)營收171億,同比增長60%;第二財報營收190億,同比增長73%;第三、第四財報,營收增速均為56%。 2024財年,國際批發收入209.4億,同比增長7%。其中,第四財報(即2024年第一自然季)營收52億,同比增長11%。 2024財年,國際數字商業EBITA為負80.4億、虧損率7.8%(2023財年為7%)。 跨境電商是阿里的“第二增長曲線”,值得用8個百分點的虧損換取高增長。 菜鳥 2023財年,菜鳥已經“無限接近盈利”,EBITA虧損3.9億、虧損率僅為0.5%。其中,第二、第三財季經營虧損率為零; 2024財年,菜鳥營收990億,同比增長27.7%,EBITA利潤14.2億,首次實現財年盈利。 2024年第四財季(2024年Q1自然季),國際數字商業營收同比增長56%。菜鳥沒有掉隊,營收增長接近30%。代價是財季EBITA虧損13.4億(其它三個財報EBITA利潤分別為8.8億、9.1億、9.6億)。 2)雲智能 新組建的“雲智能”板塊只包括阿里雲,釘釘被劃入“N板塊”。 2023財年,雲智能營收1035億,同比增長1.5%; 2024財年,雲智能營收1063.7億,同比增長2.8%; 儘管增速不高,但智能雲已實現財年連續盈利:2022、2023、2024財年,EBIT利潤分別為37.4億、41億、61.2億。 值得注意的是,雲智能沒有實現連續的季度盈利,2022年Q2、2023年Q2虧損率分別為2.8%、1.4%。 雲智能的表現可以概括為:年度確保微利,季度按需虧損。 2023年4月,阿里雲發佈大語言模型(LLM)——通義千問,已開始融入阿里生態體系中和各數字業務。而且,智能雲集團已向外部客戶開放通義千問服務。2024年大幅降價後,客戶幾乎可以免費獲得AI賦能,提高使用者體驗。 效益優先 本地生活、大文娛是“無底洞”,當前的“最優解”不是砸錢換增長,而是“減少傷亡”、“守住陣地”、“以待天時”。 1)本地生活 2022、2023、2024財年,本地生活營收分別為449億、502億、598億;EBITA虧損分別為200億、131億、98億。 2024財年,營收增速提高到19%(2023財年為12%)、EBIT虧損率16.4%(2023財年為26.2%)。在各財季營收保持兩位數增長的情況下,虧損率有所下降。 2024年Q1(自然季),營收146億,同比增長18.5;虧損32億,虧損率21.9%。較2023年Q1(自然季)下降11個百分點。 2)大文娛 2023財年,“數位媒體及娛樂”板塊營收314.8億,EBITA虧損1.87億、虧損率6%。 “1+6+N”調整後, 優視、夸克、靈犀互娛等業務被劃入N板塊,新組建的“大文娛”板塊只包含優酷和阿里影業。 2023財年,大文娛營收181億,不及“數位媒體娛樂”營收的六成。但“大文娛”板塊EBITA虧損卻增至27.9億、虧損率15.1%。 營收下降約40%,虧損增近50%,說明重組時的主要考量不是盈利能力,而是對生態體系的不可或缺性。因此賺錢的業務被剝離,虧本的業務反而留了下來。 2024財年,阿里經營利潤1133.5億,同比增長13%;淨利潤713.3億,同比增長8.8%。更重要的是,組織變革已初見成效。 2023年,阿里美股、港服開盤價分別為89.9美元、84.53港元。2024年5月24日,阿里美股、港股收盤價分別為81.26美元、78.15港元。 說明資本市場對阿里的認識存在一定滯後。 *以上分析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End- (虎嗅APP)
申洲国际股价逆势上涨,港股市场的隐藏机会
申洲国际(02313.HK),作为中国大型的垂直一体化针织制造商,一直以来以其稳定的生产能力和优质的产品赢得了包括NIKE、UNIQLO、ADIDAS及PUMA等国际知名品牌的青睐。这些品牌对申洲国际的供应链响应能力和产品质量有着高度的认可,使其成为了它们的主要代工厂之一。 申洲国际专注于生产和销售各类针织服装产品,公司以其纵向一体化的生产模式而闻名,这种模式涵盖了从面料研发、织布、染整、印绣花、裁剪到缝制等各个生产环节,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就是其高效整合的供应链。这使得公司能够快速响应市场需求,迅速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使其连续几年成为中国出口规模排名第一的针织服装出口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申洲国际进行的是全球化的市场布局,其核心市场包含中国、欧洲、美国及日本等,该布局的优势在于对单一市场的依赖度较低,市场销售环境稳定并且风险低,目前公司仍在积极考虑进一步拓展海外的产能布局。 面对全球经济的波动和消费市场的不断变化,申洲国际如何在挑战中寻找新的增长点,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财务表现 截至2023年12月底,申洲国际的收入为249.7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年下降了10.1%,纯利轻微下跌0.1%至45.57亿元。 尤其是欧洲和美国市场的运动服装订单需求减少,以及品牌去库存所致。 申洲国际与主要国际客户如耐克、阿迪、优衣库和Puma保持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目前这些客户的订单总体呈现稳定增长态势 。虽然部分品牌客户面临库存压力,但申洲国际凭借其优质的供应链管理和客户服务能力,仍能保持较高的客户满意度和订单增长预期。最好的证明就是尽管受到品牌去库存的压力影响导致收入下降,但公司仍然实现了46亿元人民币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基本持平。 申洲国际2023年的毛利率24.3%,净利息收入为4.4亿元。其中下半年同比增长4.3个百分点,环比上半年增长3.4个百分点,盈利稳步增长,这在一定程度上向市场展示了公司产能利用率的提升、海外工厂运行效率的提高,以及疫情期间的成本控制。 总体而言,申洲国际的财务状况在2023年虽然面临收入下降的挑战,但通过有效的成本控制和运营效率提升,保持了较为稳健的盈利能力。未来,随着全球市场需求的逐步恢复,公司有望实现更好的财务表现。 市场分析 申洲国际的主要产品包括运动服、休闲服和内衣等,在商业产品上进行多元化布局。 2023年运动类产品销售额下降13.6%,这主要受欧洲和美国市场需求疲软和品牌去库存影响 。休闲类产品销售额下降1.4%,但内衣类产品销售额大幅增长30.2%,这得益于日本及其他市场对内衣的采购需求增加。 总体来看,尽管部分品类销售额下降,但内衣类产品的增长部分抵消了其他品类的下降,反映出公司在多元化产品组合上的成功。 除了产品组合多元化,公司设计的全球化市场布局也发挥了作用,不同区域市场的销售表现有显著差异。 欧洲和美国市场分别同比下滑19.1%和20.4%,这些地区经济复苏乏力对公司的销售额造成了影响 。与此相反的是,中国市场的收入同比增长0.7%,这展示了该市场的相对稳健和增长潜力 。这种区域间的差异反映出公司在不同市场的需求变化,也为其未来市场策略提供了调整依据。 综上所述,尽管面临全球市场需求波动的挑战,申洲国际凭借其强大的客户基础和灵活的市场应对策略,展现出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和发展潜力。 投资者观点 截至2023年12月,申洲国际的股价波动主要受其财务状况和市场表现的影响。 公司2023年收入为25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0%,但归母净利润保持在46亿元人民币,显示出较强的盈利能力。毛利率提升至24.3%,反映出有效的成本控制和运营效率,并且这一财务表现在一定程度上为股价提供了支撑。 市场方面,欧洲和美国的需求下滑影响了整体收入,但中国市场相对稳定,公司凭借灵活的市场应对策略,在部分市场需求疲软的情况下巧妙地稳定住了总体收入。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全球市场需求回升,公司有望通过提升产能利用率和优化资源配置来推动销售增长。 从投资者角度来看,申洲国际展现出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潜力。 考虑到全球经济复苏和公司客户基础稳固,股价有望稳步增长。建议投资者在股价调整时适当增持,以获得长期回报。综合来看,申洲国际具备良好的长期投资价值。 未来展望 目前,申洲国际在海外产能的提升和新市场的开拓上展现出了积极的态度。 未来市场方面,随着2024年奥运会的举办,运动服装的需求有望得到提振,这为申洲国际提供了新的增长机遇。此外,全球经济的逐步复苏,也让欧美市场的服装消费需求有望回暖,为公司的业绩修复提供了基础条件。 市场行情的恢复势必会给产能带来一定压力,公司目前正在分阶段执行复苏计划,第一步就是专注于提升产能利用率。随着生产瓶颈的逼近,集团预计将优化产品结构和进行员工招募,鉴于去年基数较低,公司在中越两国的招聘活动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目标是到年底员工总人数恢复至9.9万人。 随着品牌客户补货需求的增加,申洲国际预期今年上半年产能将显著提升,收入增长更为稳定,对利润率有积极影响。 麦格理银行对申洲国际的前景持乐观态度,基于预期收入增长加快,将2024至2025财年的盈利预测上调2%,目标股价由此前的89港元上调至91港元,评级在“跑赢大市”! 图源BiyaPay 结论 总的来看,申洲国际凭借其稳健的财务管理和高效的运营能力,在市场中展现了较强的竞争力和发展潜力。尽管2023年收入有所下降,但公司通过优化成本和全球市场布局,维持了稳健的盈利能力。 未来,随着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和运动服装需求的回升,申洲国际有望在新市场拓展和产能提升方面取得显著进展。麦格理发布研究报告表示,予申洲国际“跑赢大市”评级,投资者可以在股价调整时适当增持,以获得长期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