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造車深度伙伴“賽力斯” 將在重慶超前佈局70萬輛電動車產能
比新能源汽車新勢力產銷數據更快的,是它們的產能擴張。 與華為深度融合的造車新勢力(601127.SZ)日前公告,為與重慶兩江新區管理委員會加強合作,訂立新的戰略合作協議,兩江新區將為賽力斯投資建設2700畝的汽車產業園廠房、基礎設施和相關設備。賽力斯則負責投入15億人民幣購置專用設備,並租賃前述廠房。 公告顯示,兩江新區將允許賽力斯其指定主體租賃前述廠房設備,賽力斯及相關主體將負責產品、技術研發,打造國內一流的技術研發中心,分階段向新能源汽車升級項目導入智慧電動汽車產品。 產能擴張提速 兩江與賽力斯的合作由來已久。 2019年,賽力斯兩江智慧工廠投產,後者成為問界M5 的生產基地,設計產能達到30JPH。 而根據兩江管委會信息,新汽車產業園初步規劃的產能將30JPH,後續有望達到120JPH,年產量將有望達到70萬輛以上,以產量計算將是世界上年產量最大的新能源汽車智能製造基地之一。 再加上賽力斯兩江智慧工廠、鳳凰工廠各30JPH的產能,未來賽力斯年產能或直逼百萬輛水準。 值得注意的是,賽力斯此前在兩江、鳳凰兩地分別建設的工廠,其總投資分別超過25億人民幣和40億元。 在積極擴充產能的新勢力中,賽力斯並非個案。今年,小鵬汽車廣州和武漢工廠相繼投產,合計新規劃產能達到60萬以上;蔚來合肥二期工廠規劃產出中低端車型,規劃新產能則達到50萬,總產能也來到百萬;向來“大嘴”的理想汽車號稱將要拿下全國新能源汽車市場份額的20%,該公司今年也在重慶規劃新產能,力爭公司可擁有160萬輛/年的產能儲備。 除了產能軍備競賽,今年8月,賽力斯還發起了新一輪股權激勵計劃,並參照未來賽力斯的新能源汽車銷量確定不同階段的行權條件。 根據計劃草案,包括公司執行董事馬劍昌、首席技術官許林在內的3027人獲得了3037萬股股權激勵;行權價格為66.12元,並分為兩個考核期。 其中首個行權期要求公司2022年新能源車銷量達到16萬以上觸發,頂格行權則需銷出20萬輛;第二個行權期觸發條件為2023年新能源汽車銷量24萬輛,頂格行權銷量則需達到30萬輛。 而從目前新勢力銷量起量節奏來看,賽力斯的目標完成並非毫無難度。 根據8月公司披露的產銷數據,賽力斯8月共生產、銷售賽力斯汽車10289輛和10045萬輛,銷量接近蔚來汽車10677輛,但不及哪吒、零跑的16017和12525輛。 今年以來,賽力斯累計產銷新能源汽車75846輛和73557輛,其中賽力斯品牌41387輛和39433輛,同比分別增長1156%和1211%。 雖然起勢速度可觀,但在四個月內完成超今年半數的銷量任務並非易事,只有提前佈局產能、搞好產業配套,才能突破當前車企普遍存在的產能瓶頸。 萬億產業集群借勢出發 造車新勢力產能擴張競賽中,由地方經濟主導的產業集群配套已成為一種趨勢,特斯拉之與上海臨港(600848),北京順義之與理想汽車,合肥開發區之與蔚來都是地方主導。 而在兩江新區與賽力斯戰略合作背後,產業配套升級成為新勢力產能爬坡的關鍵節點。 9月15日,重慶市兩江新區舉行了乾部大會暨優化營商環境推進大會,提出打造現代化建設“六個升級版”,實施七大攻堅提升行動,立足10家整車企業、200餘家零部件配套企業推出了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萬億產業集群龍頭引領計劃。 新能源汽車在高速發展階段,擴張需要消耗大量的現金流,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地方政府需要帶動當地產業,需要通過產業集群來增加就業,形成產業圈,發展地方經濟,所以,新能源汽車和地方政府的合作,是地方政府通過資源支持,包括土地和資金的支持,來換取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並以新能源汽車為契機,推動當地經濟的發展。 當前看,無論是特斯拉和上海的合作,還是蔚來和合肥的合作,又這次賽立斯和重慶兩江的合作,都應該是成功的合作案例。 制度配套方面,重慶市人民政府近期印發了《重慶市建設世界級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發展規劃(2022—2030年)》,並明確提出兩大規劃節點;至2025年,於重慶初步形成世界級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雛形,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銷量佔全國比重達到10%以上等。 而到2030年,重慶則需建成世界級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在全國的佔比進一步提升,產業規模達到全球一流水平,打造1—2家全球一流的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企業和品牌;聚集一批先進的零部件企業,形成全球一流的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生態等。 值得注意的是,賽力斯與華為的深度綁定,使得汽車網聯產業存在一定先天不足的重慶汽車產業鏈具備彎道超車的潛質。 賽力斯脫胎於小康股份,與華為消費者業務深度綁定後,相繼推出了賽力斯、AITO問界等不同級別的增程式新能源汽車品牌序列。此次戰略合作中,雖合同未披露“指定合作方”是誰,但華為無疑仍將深度參與賽力斯的供應鏈與品牌建設,以及兩江新區關於智慧網聯汽車產業鏈的打造。 華為常務董事、智能汽車解決方案CEO余承東在簽約儀式上指出,近年來華為和賽力斯展開了全面、深入、成功的合作。期待隨著賽力斯汽車新能源升級項目的建成,為更多消費者帶來真正的智慧出行體驗,獲得更大的市場成功。 同時,華為也希望和重慶、賽力斯等合作夥伴共同打造新一代智能網聯電動汽車,讓汽車更節能、環保、智能化,加速汽車產業升級,共同助力重慶打造世界級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 對此,盤和林則告訴記者,華為的核心依然是智能座艙系統,當前其主推的也是智能座艙整體解決方案,華為不造車,是華為認為未來汽車核心的東西不在機械,而在智能車聯網,其將車輛機械部分作為一個載體,著力在最有價值的環節做長期的研發投入。 所以,華為不造車,只是不造車輛的機械部分,或者當下不涉及三電系統等傳統工業領域的技術,著力於實現汽車的智能網聯。對於華為來說,實際上作為智能網聯整體解決方案的提供商,其未來的天花板會高很多。(同花順)
造船業大周期來臨
疫情持續爆發下在其他企業哀鴻遍野時,卻意外的給了航運一線生機,一些十年穩如泰山的股票,一夜之間成為人人追漲的十倍股,成為市場焦點。 時過境遷,在如今運費回調,週期見頂的大背景下,正處於上漲週期的造船行業開始成為另一個香餑餑。 一、輪到造船了 上游依仗自然資源;中游消耗人力、技術和資金;下游直接對標世界需求的造船業。從世界發展歷史來看,其周期與宏觀經濟密不可分,而一些國家政策、戰爭因素也會相應的延長或縮短週期。平均來看,整體船舶行業周期在20年左右。 中國船舶工業協會 疫情雖是突發,但造船週期到來卻是歷史必然,此次的造船牛市是運費高漲帶動的也是行業自身的周期修復。 相比最快復工復產的中國,彼時的其他國家都是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面對全世界的嗷嗷待哺,實際運力出現明顯缺口。“供不應求—物價上漲—運費高企—運力擴張”。基於以上的基操下,整個航運業迎來難得一遇的好行情。 航運價格的飆升,明顯改善了眾多航運公司盈利狀況,對於運力的擴張意願也就越發強烈,帶動了新船訂單的快速上漲。 2021年全球船舶新接訂單量達1.33億載重噸,同比增長約93%。其中集裝箱船新接訂單0.47億載重噸,同比增長約332%;散貨船新接訂單0.49億載重噸,同比增長約100%。 2022年7月,克拉克森新造船價格指數為161.5,同比增長12%。分船型來看,7月集裝箱船價格指數增長37.2%;散貨船價格指數增長36.8%;油輪價格指數增長32.0%;14.7萬m³的LNG船價格增長26.9%。 在新船價格持續提升的推動下,單船成交均值顯著提升,2022年前7個月的單船價值達到8473萬/艘,相比2021年高出48.2%,創下歷史新高。 排到2025年的在手訂單以及創下新高的新船價格更能體現行業上行的景氣度。無論是從在手訂單還是新訂單或是新船價格來看,這個常年做虧本生意、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造船業,終於再一次迎來了上行週期。 二、LNG船 目前主流的訂單需求為集裝箱船、散貨船、LNG船三大船型。在本輪上行週期中,LNG船將接替集裝箱船市場主角的地位,成為行業最亮眼的存在。 截至2022年7月底,成交船型主要為LNG船的氣體運輸船以124艘、913萬CGT的成績超越集裝箱船,成為到目前為止的市場份額最多的主力船型。 作為危及集裝箱船主角地位的LNG船,可謂是賺足了眼球。2022年1-7月,在主力船型同比變化中,僅有以大型LNG運輸船為主的氣體船實現增長,其它船型均現不同程度減少。LNG船也成為行業訂單持續增量的關鍵所在。 此次LNG船訂單主要藉勢俄烏衝突,歐盟制裁俄羅斯的國際局勢而爆發的。 根據Clarksons評估,若LNG取代所有俄羅斯出口至歐洲的管道天然氣,且亞洲LNG貿易增長不受影響,全球LNG貿易量可能從2021年的4.01億噸增長至6.95億噸,帶來約110艘LNG船的運力需求。 2021年全球LNG船新接訂單486萬載重噸,同比增長約53%;2022年需求進一步爆發,1-7月累計新接訂單998萬載重噸,同比增長約176%。 除了有望成為未來的主力船型外,高附加值的屬性也讓LNG船訂單成為不少船企極力爭取的目標。 目前國際造船市場一艘常規型LNG船的造價已高達2.4億美元。單艘LNG船訂單價格達到15億人民幣左右。持續爆發的訂單量也將擴張船企的收入空間,成為企業長期盈利的支撐。 從整個市場格局來看,韓國仍然佔領LNG船市場的主導地位。2022年前7個月,韓國船企市佔率70%,目前三星、大宇、現代等船企的LNG船訂單排到了2026年。 但在韓國排單間隙,部分溢出訂單由中國船企接手。2022年前5個月,61艘大型LNG船訂單中,39艘由韓國船企承接,另外22艘由中國船企接獲。 受益於技術突破,中國的滬東中華、江南造船、大船重工均具備LNG船的建造實力,對於LNG市場份額搶占,未來可期。隸屬於中國船舶的三大船企,將會是LNG訂單持續放量的最大受益者。 三、切勿管中窺豹 無論是從行業的歷史週期性還是從暴增的新船訂單以及新高的船舶價格來看,造船行業的上行趨勢一目了然,但傳導到資本市場卻並沒有想像中的熱情。以中國船舶為例,相比07年的歷史高位,現在的股價不溫不火。 但周期股要求的就是一個耐心,對於造船這種超長周期股就更不用說了,因為著急也沒用。還不如靜下心來,分析衡量一下支撐上漲的長期邏輯。 1、船舶老齡化 船齡老化、環保新規是本輪週期的核心驅動力,未來需求上漲也將大概率基於兩者。 截至2021年,9.9%的船舶的船齡大於20年,24.2%的船舶將達到15年船齡。一般船舶的壽命在20~25年之間,但超過18歲就已經屬於高齡了,相關的經濟性能也將大不如前。 相比高齡船舶昂貴的維護費用,大部分船東會選擇將其轉賣或拆解,造成的運力缺口也將進一步增加新船訂單。據中信建投預計,2022-2031年全球船舶更換量從0.50億載重噸上升至1.57億載重噸,年均複合增速約14%,開啟一輪老舊船舶更換大潮。 整體上,我國船隊的平均船齡尚屬年輕力壯,不存在大範圍的修補或替換,後續更新的主體將來自海外船東,這意味著受匯率波動的影響較大。 2、IMO新規 2018年,國際海事組織IMO在MEPC72屆會議通過了船舶溫室效應氣體減排初步戰略。言簡意賅就是圍繞船舶的碳排放做文章。到2030年,國際航運每單位運輸活動的平均CO2排放量與2008年相比至少減少50%。 IMO新規主要包含四大核心海運減排指標,分別是:EEDI、EEXI、CII、SEEMP。其中EEDI與EEXI均為船舶技術指標,EEDI、EEXI值越高,船舶碳排放就越高。 目前,全球僅約20%現役船舶符合EEDI、EEXI要求。根據VesselsValue的數據,在全球現役船隊中,只有21.7%的船舶符合EEDI和EEXI法規。其中散貨船的合規率最低,僅為10.0%;集裝箱船合規率為25.6%;油輪合規率為30.4%。 要使船舶符合新規雖然不一定要全部淘汰,重造新的船舶,但在老船身上加裝節能裝置,或是限制發動機功率,降速航行,都不是經濟可行的選擇。降速航行更是會降低全球運力水平,導致船舶需求量再一次“無理”上升的風險。 但無論是哪種解決方案,最終都將刺激船舶需求的上漲。 短期來看,運價高漲、碼頭擁堵刺激了集裝箱船的需求,也是第一輪新船訂單的爆發點,最先給到船企回血的船型。 中期來看,雖說制裁俄羅斯造成了現在劍拔弩張的國際局勢,但越是混亂的局面越是造福航運,同樣受益的LNG船,其高附加值、高技術壁壘的屬性將是支撐船企長期盈利的關鍵。 長期來看, IMO的環保新規近幾年來修修改改,但限排是可以確定的,那些不達標的船舶無論是回爐再造還是減速航行都是有利於船企的。 四、結語 “撥開雲霧見天日守得云開見月明”—《水滸傳》 投資這個行業最難的就是要守得住寂寞。即使從小學就有魄力和財力開始投資,到知天命的年紀也遇不上幾次行情。 如果以短淺的目光看待造船業,只會是管中窺豹,可見一斑;如果稍微放寬眼界看個四五年,可以了解一些供需關係和業績彈性了,但仍然神龍不見首尾。 現在的市場就是要從不確定性中找到確定的部分,即使沒有疫情因素,船舶的周期也會到來,這和行業整體產能的替換更補有關,也與世界經濟存在莫大關聯。 只有以長期視角去看待這個行業,一幅完整的畫卷才會躍然紙上。(丫丫港股圈)
這是瑞幸距離星巴克最近的一次
中年危機和如狼似虎的對手,同時站在了星巴克中國的面前。 根據瑞幸今年第二季度的財報,其總淨收入33.0 億元,同比增長了72.4%;而星巴克中國第二季度的營收,只剩37.2億,同比下跌了39.8%。 看起來,只需要再使一把勁,瑞幸就能超越星巴克,成為中國咖啡行業的老大。沒人想遇到這種對手,星巴克也一樣。 所以瑞幸到底是如何翻身的? 01 瑞幸賺錢了,稅都得交 1億多 瑞幸翻身的直接證據,就是賺錢了。今年第二季度,瑞幸淨利潤(Non-GAAP)2.68 億元,同比增長1.9 倍,三個月掙到去年利潤的四成,稅都得交1 億多。 建議瑞幸給2071 萬月均交易用戶磕個響頭,如今很少再拿到「1.8 折」、「3.8 折」優惠券的他們,用真金白銀支撐了瑞幸的7195 家門店,三個月不到,喝掉2400 萬杯椰雲拿鐵。 不知道它是否還會想起兩年前,拿到渾水做空報告的那個下午。 報告直指瑞幸2019 年財報造假,宣稱單店能盈利28.4% ,實際是虧損了28% 。 渾水的證據來自對1832 家瑞幸門店的調查,調查組蹲守在店門口,按人頭算一家店每天接幾個單子,再結合25843 張小票上,平均每杯9.97 元淨售價,發現瑞幸報高了訂單數量和客單價。 瑞幸隨後進行自查,自曝22 億財務造假後,收穫了一日暴跌75% 的股價,還有第二天擠爆線下門店的訂單。大家都想趁瑞幸沒倒閉,用低價折扣券最後喝一次。 那時候,很少有人相信,瑞幸能活到今天。 是的,2018-2020 三年淨虧損超過100 億的瑞幸咖啡,還面臨市場監管總局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近12.3 億罰單,這是它賣掉1 億多杯生椰拿鐵的收入。 02 瑞幸,用互聯網思維做咖啡 即將陷入絕境的瑞幸,開竅了。 自己過去總想著門店數量趕上星巴克,現在要先實現盈利。市場上流行奶茶加萬物,我要不試試咖啡加萬物,說不定能搶到喜茶、茶百道的蛋糕。 於是,它開始用奶茶邏輯做咖啡生意。簡單說,奶茶是在奶+茶的基礎上,用不同的水果、小料、奶蓋做創新品類;瑞幸主要用各種乳+咖啡的基礎搭配,比如椰乳、厚乳等,創新咖啡產品。 2020年,瑞幸推出了77 款全新現制飲品。虎嗅報導它即使在最混亂的階段,依然能保持兩週研發一波新品的速度。 2021 年,瑞幸上新數量提至113 款,平均約3 天就上新一款;即使是新茶飲巨頭奈雪,2021 年也只推出了近80 款新品。 但數量很多時候也沒那麼重要,瘋狂上新的做法,實質是一種頗具互聯網色彩的“賽馬機制”,用黑話說,就是高SKU、持續推新、重點引爆。 團隊批量研發新品、高頻次上新讓消費者用腳投票,最終目的,是為了找出那個叫“生椰拿鐵”的爆款。 去年4 月,瑞幸開賣生椰拿鐵,8 個月不到賣掉7 千多萬杯,一年不到賣掉 1億杯,相當於平均每天有27.8 萬人在狂吸生椰拿鐵。 這是別人夢裡才有的熱度,茶飲行業曾在去年夏天將油柑炒出圈,果農見證了油柑從一斤不到10 元, 一路漲到30、40 元。而今年夏天,一位果農果園裡近10 萬斤油柑,幾乎無人接盤。 屬於瑞幸的熱鬧卻還在持續。生椰拿鐵的爆火,直接推動瑞幸門店銷量從月銷3000 杯邁向5000 杯,幫助瑞幸跨過了盈利線。 下一款爆品絲絨拿鐵,9 天銷量突破了270 萬杯。今年4 月上市的椰雲拿鐵,首周平均日銷量多達70 萬杯。 瑞幸還盯上了習慣喝Manner 和Tims 的消費者,這群人的需求,是隨時隨地喝上一杯品質還不錯的咖啡。它上架了花魁、耶加雪菲系列精品咖啡,並在一年內消耗掉1000 多噸耶加雪菲咖啡豆。 官方小程序上,瑞幸精品咖啡售價是17-21 元,對比Manner 集中在10-25 元的售價,價格優勢不明顯,但瑞幸門店數量是Manner 的16.5 倍。 其他牌子可能口碑更好,但只有瑞幸開在我家附近,想喝了就能喝到。爆款拉來了更多消費者。 從2020 年末到今年第二季度,瑞幸月均交易用戶從971.2 萬,一路超過2070 萬,相當於每天新增2.3 萬用戶。而根據平安證券的統計,瑞幸單家門店的平均日銷量,也已經接近350 單,星巴克中國是日均400 單,已經非常接近。 跟隨用戶數量一塊上揚的,還有價格。很多朋友都表示,現在瑞幸發的優惠券,多是「4.8 折」、「5.5 折」,很難再有不到10 塊瑞一杯的快樂。 窄門餐眼數據也顯示,瑞幸的均價已經達到了19.4 元。其2021 年Q3 財報也證實了價格的上漲。 拿到了更多用戶、更高的客單價,瑞幸2021 年的淨收入同比增長了97.5%,達到了79.65 億元。 03 鈕祜祿·瑞幸,還有哪些翻身手段 鈕祜祿·瑞幸為了翻身,還使出了更多手段。 一個是做產品與營銷的深度整合,比如提前押寶谷愛凌做代言人。谷愛凌冬奧奪冠當天,瑞幸微博指數環比增長了1684.21%。 另一個是根據用戶下單數據,發放不同的優惠券:你一個月喝一杯,就可能發到4.5 折券;每天喝一杯,可能就只有5 折以上的券了。 但在資本眼裡 最能幫助瑞幸翻身的特質,是它已搶先一步向下沉市場滲透。 在三四五線城市,星巴克開了772 家門店,Manner 只有 2家,瑞幸則有1628 家門店,做到了主要咖啡品牌的第一。 而它的直營店面積,僅為星巴克的1/6,選址要求、價格也都更低,下沉潛力更強。 其實,三四五線城市的咖啡市場,還有無限的故事等待撰寫。 德勤的報告發現,在日本韓國,平均每人一年分別要喝掉280 杯、367 杯咖啡。中國一二線城市白領,喝咖啡的頻率為每年300 杯;而全國人均一年的消費,卻只有9 杯咖啡。 這似乎預示著,瑞幸還能大膽做夢,期待更多人,喝掉更多的咖啡。 是的,咖啡因能讓人持續上頭:喝了五年以上咖啡的人,平均每年攝入量達370 杯,遠超只喝了一年的243 杯。 是的,價格不會成為瑞幸擴張的阻礙;與它價格相近的茶飲書亦燒仙草,在三四五線城市,已經開出了3312 家門店。 但在三四五線賣咖啡,真能賺錢嗎?反正瑞幸已經賺了,對很多三四五線城市開放了加盟申請的瑞幸,去年新開了468 家自營店和753 家加盟店。 今年上半年來自加盟店的收入達到13.27 億,同比增長了200%。 看起來,瑞幸變身“鈕祜祿·瑞幸”的道路,走得無比順暢;但想當上老大,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們見過太多一開始拿錢補貼消費者,積攢用戶後割韭菜的公司我們也聽了太多,屠龍者終成惡龍的故事。 如果瑞幸盲目漲價和殺熟,消費者依舊會選擇離開它,因為他們買單的前提,永遠是它值得。(品牌頭版)
星巴克咖啡連鎖店主要與三家業者合資代理:美大、統一和美心。而上海星巴克股權部分已被美國買回,星巴克在中國市場已出現衰退跡象,瑞幸與曼咖啡等本土品牌卻越戰越勇,後市看好。
國際快時尚品牌相繼折翼中國市場,本土品牌逆勢崛起
“H&M大量關店”“ZARA三姐妹退出中國”“GAP清倉巨折”…這些頻頻出現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的詞條,彷彿在向所有人宣告,曾經風靡一時的快時尚品牌已經徹底涼了。 2021財年,H&M在中國關停60家門店,占到中國總門店數的12%,今年6月底位於上海淮海中路的H&M首店悄然關閉,其旗下的低價快時尚品牌monki也在今年4月1日正式閉店。此外,GAP在全國的多家店鋪正撤店清倉、進入閉店倒計時,上海僅保留2家門店。 退出速度追逐戰,“輕奢化”的UR不再跟跑。 一位商業地產研策總監表示,“最近這些快時尚真的很艱難,幾乎完全停止了拓店,除非是客流非常好、各方面都十分成熟的場,它們才有可能開起來”。 然而,在這些國際品牌江河日下的氛圍下,中國的本土快時尚品牌「URBAN REVIVO」(下稱“UR”)卻“獨自美麗”。 UR爆款產品“臘腸狗”包包(圖源品牌官方) 單寧無性別系列、臘腸狗包包等爆款頻出,今年天貓618,UR銷量首次超過長期位居榜首的優衣庫,成為女裝店鋪銷量榜的第一名,在配件領域也表現出色,是箱包榜單中唯一一個快時尚品牌。 天貓618銷量排行榜 此外今年上半年,除了定位不同的優衣庫外,UR是國內拓店態度最積極的快時尚品牌,在全國7個省份開出9家新店,而ZARA與GAP各新增1家,H&M無新增店鋪。從官網公佈的店鋪信息來看,UR目前在中國一共擁有361家門店。 “UR在我眼裡就像一個謎,在當下的快時尚領域還能一直做得不錯,很難得”,國內某設計師品牌的供應鏈負責人告訴36氪。 作為ZARA的中國學徒,UR在一眾快時尚品牌中究竟有什麼不同,它是如何“青出於藍”的? 01 默默生長的國產品牌 從2006年品牌創立至今,UR已經走過了17年,低調地完成了五輪融資。 UR的誕生與ZARA這個快時尚鼻祖息息相關,UR創始人李明光是廣東湛江人,1998年曾在廣州開過外貿服裝店,也代理過男裝品牌VJC,2003年創建了自己的牛仔品牌BC jeans,但以失敗告終。 也是在這一年,李明光在日本東京看到了ZARA,他深受這種快時尚商業模式的啟發,決定將同樣的概念帶回中國,國內的快時尚領頭羊也就此誕生了。李明光曾經提到,UR的誕生與ZARA有關,一定程度上,UR就是ZARA的學徒。 2010年開始,UR經歷了從天使輪到C輪的5輪融資(包括2017年海瀾之家的非控制權收購在內),其中投資方中不乏在快時尚領域持續出手的機構。比如,A輪下場的景林投資後來加入了SHEIN高達3億元的B輪融資,C輪的星納赫資本同樣在去年加入了快時尚品牌“細刻”的5000萬美元B輪融資。 UR融資歷程(來源:公開資料,製圖:36氪) 在此前的快時尚黃金十年裡,ZARA、H&M等國際品牌在中國開疆拓土,以動輒上千平的面積在一二線城市的各大商場佔據著“展示面”舖位。當時UR作為快時尚大軍中的一員並不算特別突出,但實際上,在2020年UR的營收規模就已經超過了50億元,還以新加坡、倫敦為切入點向海外市場進軍。 UR為什麼能悄然崛起?在這個問題上,“新疆棉”事件帶來的一系列抵制效應被廣泛提起,但這樣的外部政治因素顯然不是全部。畢竟,從幾大國際品牌的財報來看,它們的業績下滑現象並不僅僅出現在中國。 以GAP為例,其第一季度的銷售額與去年同期相比,在北美、歐洲、亞洲均有10%~20%的下跌。此外,H&M在2022年上半年財報中也提到全年計劃淨減少178家店,並稱其為“全球性的渠道優化策略”。 只能說,“新疆棉”事件加速催化了國際快時尚在中國市場的式微,而在這個因素之外,它們本身也正在被以UR為代表的本土品牌全面超越。 02 在“快戰爭”中慢一點 從ZARA的誕生開始,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效率被視為快時尚的靈魂,也是本土快時尚向西方品牌學習的重點。 ZARA從設計到上架需要的時間是15天,這個數字在十幾年前是個神話,而在今天,當我們談到快時尚時,其實已經不再那麼熱衷於談論單純的上新速度了,李明光也曾對外表示,“UR在現有的速度上不會更快”。 本土品牌的供應鏈能力早已不輸這些國際品牌,UR的上新周期在7-15天,而近兩年備受關注的SHEIN已能將設計到上架的周期縮短為5-7天甚至3天,國際品牌的敏捷性優勢早已不在。而與永無止境的快速上新相比,品質、實用性、潮流文化成為當下年輕群體更加關注的點。 Vogue Business發布的《解碼中國Z世代的時尚消費觀》白皮書中提到,Z世代對品牌“獨一無二”的特質抱有極大的期待,同時他們也更加積極地研究品牌背後的理念和故事。 在這樣的消費趨勢下,如何擺脫“工業感”、打造個性化成為所有快時尚品牌都要面對的新課題。而與“高傲”的對手們相比,UR顯然更敏銳地捕捉到了趨勢。 早在2015年,UR就提出了“快奢時尚”的定位,也就是在保持較快上新速度的同時,向輕奢品牌的品質和設計感上靠攏。一直到現在,李明光也多次在公開場合強調UR要保持這一定位不變。 據悉,UR擁有一支由500多名設計師組成的團隊,並於2019年在倫敦建立了設計中心。在國際快時尚品牌們還沉浸於“大牌復刻”的時候,UR先後推出單寧無性別系列、設計師聯名系列、獨立設計師系列等個性化的產品,迎合了這屆消費者對獨立、文化、品質的需求,“UR的設計更符合亞洲人的審美偏好”也已經成為很多消費者的共識。 UR2021年推出的單寧無性別系列產品 不同於國際品牌對社交零售大勢的後知後覺,UR在小紅書等社交渠道上的佈局,也使它更好地觸達了Z世代群體,營造出了一種“與消費者站在一起”的氛圍。 比如,UR官方賬號在小紅書發起“半個娛樂圈都在穿的UR”話題,通過曬出趙露思、宋祖儿、虞書欣、劉戀等眾多明星的UR穿搭,來發揮KOL的帶貨效應。到目前為止,在小紅書搜索“UR穿搭”,已有超過10萬條筆記。 還有一個細節是,UR的很多設計師在小紅書上分享工作日常、收集消費者反饋,發起“設計部邀請你選面料”等活動,得到了網友們的活躍回應,而設計師博主也會在評論區對網友提出的各種需求、吐槽和建議給予回复,拉滿了用戶的互動感和參與感。 在門店設計上,UR對體驗感的重視也展現出“不那麼快時尚”的一面。 UR的上海華獅廣場旗艦店在2016年進行整體形象改造後,憑藉獨特的空間設計一度成為熱門打卡點,店面將廢棄紅磚作為外立面主體,進店走廊空間被打造成了一條超30米的“峽谷”,被稱為“峽谷之墟”。 UR上海華獅廣場旗艦店 李明光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達過,Z世代對實體店的需求不是單純地買東西,更多是一種社交場景和生活體驗,“無論是商業體還是品牌,如果要在線下開店,必須做出更多創意和藝術的升級”。 過去幾年,UR的開店步伐放緩,但像華獅廣場店這樣的奢侈大店逐漸開到了更多地方,且在下沉市場也開始重視空間設計。UR在廣州開出的廣晟旗艦店面積高達4600平,店內佈置了大量藝術體驗裝置,此外成都IFS店、廣州正佳廣場店、本月新開業的太原鐘樓街店等也採用了相似的重視覺、重體驗策略。 小紅書一位探店博主在打卡UR的成都IFS概念店後,就表示“整體逛下來兩層樓都設計感滿滿,很像潮牌買手店,有種逛展的感覺,隨手拍都是大片”。 03 穿越週期可能還需要更大的贏面 “現在快時尚的坪效普遍都大幅跳水了,UR會相對好一些,但能否保持優勢還很難說”,深圳的一位招商經理告訴36氪。 “大水漫灌”式的快時尚潮水正在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消費者對運動時尚、設計師集合店、潮牌等新興品類的熱情空前高漲。在這場週期更迭中,UR的對手已經不僅是那些國際快時尚品牌了,還有更多正在分走市場的新品牌們。 多位商業地產招商人員都向36氪表示,ZARA、H&M等大批量撤店後,原先的舖位除了極少數被國產快時尚品牌填補外,更多是被切割為小舖,由一些新潮牌和家居、數碼、新能源車等新業態消化。 比如,重慶星光時代廣場的H&M換成了大疆,鄭州萬達廣場的H&M換成了FILA,揚州唯一一家ZARA撤店後的舖位被切分給了絲芙蘭、RE調香室、李寧等品牌。 而面對大趨勢的變化,ZARA、H&M、GAP等品牌紛紛求變,或加註高端線、開闢運動線,或擴張新業態,都在試圖撕掉“快時尚”的標籤。 以H&M為例,在主品牌一蹶不振的局面下,包括COS、Other Stories、ARKET為代表的幾個高端線品牌卻收穫了一批忠實客群,Other Stories在線上線下都經常出現需要搶購、預約補貨的情況。 H&M集團CEO在財報後電話會議中也指出,“在2022年第二季度,我們看到了強勁的增長力,尤其表現在COS、&Other Stories 和ARKET上。”此外,ZARA母公司旗下也有Massimo Dutti、Oysho兩大主打高端品質、悅己消費的品牌。 在品質向上突圍之外,當下流行的運動風也是快時尚們的破局思路之一。GAP風光不再後,其旗下的女性運動品牌Athleta已經成為集團表現最佳的子品牌,集團CEO在最新一季的財報電話會議中表示,“與大流行之前的2019年相比,Athleta實現了約60%的增長,我們相信這種勢頭會持續下去,因為對運動和生活方式的關注是大勢所趨”。 GAP旗下的女性運動品牌Athleta產品 而與它們相比,UR目前依然以快時尚服裝及配件為單一主業務,在品類擴充、業態延展上還沒有太大的動作。據了解,UR旗下有生活方式品牌“本來BENLAI”(原“OCE”)、主打高品質配飾的UR ACC,也推出了高端線時裝品牌UR COLLECTION,均已開出過線下店,但都還沒有形成足夠強的影響力和市場認知度。 李明光曾說過,“我們跟隨大趨勢,在設計、品質上花了很多的資源和精力,以滿足消費者的真實需求,所以我們的增長還是非常好的。” 毫無疑問,UR在過去走出了一條敏銳而正確的路。但長江後浪推前浪,對今天的UR而言,只從“老對手”那裡分得一杯羹可能還不夠,面對新的消費者、新的對手,如何保持住這份敏感、向外延展競爭力是一個應當去回答的問題。(36氪Pro)
地利之便&在地口味??
中國新晉女首富,是她
當上江蘇首富的人的變化,折射出了不同時期不同行業的興衰。 前有恆瑞醫藥的孫飄揚、鍾慧娟夫婦,後有京東的劉強東、章澤天夫婦,他們都曾順利坐上江蘇首富的位置。 劉強東、章澤天夫婦 但經歷了後互聯網時代,江蘇首富又換人了。 這一次,是搞實業的陳建華、范紅衛夫婦。 2022年胡潤富豪榜上,恆力集團的陳建華、范紅衛夫婦以1790億的資產,穩坐胡潤中國富豪榜第11名。 行業變化快,導致富豪的身價波動很大。房地產的落寞,也使得一直佔據“中國女首富”之位的碧桂園聯席主席楊惠妍的排名,掉落到了范紅衛後面。 如今,范紅衛是新晉中國女首富。 范紅衛背後的恆力集團,是中國國內涉及石化、煉油、聚酯材料為一體的全產業鏈發展的大型企業集團,是江蘇最大的製造業集團,並且,從營收規模來看,恆力集團也是中國排名前三的大型民營企業。 恆力集團2021年入圍世界500強企業 恆力集團旗下最重要的上市公司—恆力石化,也被稱作“化工茅台”。 不過,恆力石化負債攀升、淨利潤率持續下滑,給這位新晉中國女首富帶來了不小壓力。 勇敢和野心 恆力石化在今年上半年交出了一份增收不增利的成績單。 2022年8月15日,恆力石化發布的2022年半年度業績報告顯示,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為1191.5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94%;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80.26億元,同比減少7.13%。 2018-2022年的半年報,恆力集團營收數據 淨利潤的同比下滑,來自上游成本的上升,疊加下游需求的不足,加上疫情對生產和物流方面的影響,恆力石化的業績承受了不小壓力。 不過,恆力石化並不是一家懼怕壓力的企業。 相反,它就是在壓力中逆勢成長起來的。 憑藉在大連石化項目的千億投資,恆力成功打通了上游的“卡脖子”業務環節與原料供給瓶頸,順勢躍居國內最大民營石化集團。恆力石化的發展思路就是,實施“全產業鏈”戰略,想要打造一艘“石化航母”。 范紅衛(右二)正在介紹恆力全球運營總部 近年來,它的投資項目更是在全國開花。數據顯示,2017年,其企業集團構成共有12家子公司。到2022年上半年,子公司數量已經增加至76家。 恆力石化是恆力集團旗下最重要的上市公司。2016年,江蘇恆力化纖(恆力石化前身)成功借殼大連ST大橡塑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登陸A股。 它的創始人—范紅衛,是一個非常勇敢而又富有野心的人。2018年,煉化項目和PTA項目被注入上市公司中,公司改名為“恆力石化”。數據顯示,2017年,公司全年營收為474.8億,但到了2019年營收已經超過千億。 范紅衛 恆力石化的收入結構也隨著企業擴張,發生了變化。原來化纖產品能夠占到企業總收入的近100%,雖然其業務的收入是保持擴張的,但佔比逐年下降。 到如今,恆力石化目前大部分的利潤則來源於煉化產品。2021年,恆力石化的營收與盈利規模均創新高。 對於2022年的經營計劃,恆力石化表示,持續做精做強煉化、石化、聚酯、紡織四大板塊,強化全產業鏈競爭優勢。 在豐富的上游“化工原料庫”支撐下,恆力石化正加快佈局下游高端新材料。 激進的財務戰略,使得恆力集團的負債規模也在迅速擴張。截至2022年6月末,恆力石化資產負債率依然還有74.96%。其中,短期借款高達682.55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71.01億元,合計超750億元。 2018-2022年的半年報,恆力集團資產與負債情況 這次,在范紅衛成為新晉女首富後,就有不少聲音質疑恆力石化的短期債務過高。 范紅衛的思路也很明確,不僅要做大和完善中上游產業佈局,還要做寬產業鏈,通過做精和強化下游,瞄準應用新方向和新市場。 而這些新興市場業務領域,或有助於提升企業的盈利能力。 經歷兩次危機 恆力的成長故事,就是一部簡明的企業冒險史。 1971年,陳建華出生在蘇州市吳江區南麻鎮中旺村。 陳建華 與南麻鎮相鄰的盛澤鎮,盛產絲綢,被稱為“綢都”。不過絲綢與那時的陳建華沒什麼關聯。 出生貧寒的他輟學成為了一名泥瓦匠,後來因為摔傷,落下了腰椎病,終結了他的瓦匠生涯。無奈之下,他只能選擇改行,做起了“收廢絲”的生意。 在這個過程中,陳建華認識了自己的妻子范紅衛。在認識陳建華時,范紅衛還是當地紡織廠的一名會計。二人在一起後,決定共同創業,做紡織原料的生意。 創業故事的轉折,出現在1994年。 那年5月,由於民營經濟的崛起,南麻鎮辦集體織造廠計劃出售,陳建華覺得是一個好機會。雖然遇到一些阻礙,但當年年僅23歲的陳建華還是成功認購了瀕臨破產的南麻鎮辦集體織造廠,並將其更名為“吳江化纖織造廠”。 最初的吳江化纖製造廠 兩人壓上了全部身家,並四處借債湊了389萬,才認購成功的。 但就這樣,這對夫婦的實業之路就此開啟。 據說,那時的陳建華幾乎吃住都在廠裡,過度的勞累導致他經常流鼻血。范紅衛則一人身兼多職,採購、銷售和財務都是她,忙起來常常顧不上吃飯。 對於夫妻店,二人也保持了警惕的態度。陳建華在後來的採訪中就表示,“民營企業不能搞成夫妻店,必須建立現代企業製度,建立適合自身發展的科學管理制度”。 創業以來,陳建華與范紅衛遇到了多次危機。 第一次就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 受到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吳江化纖織造廠生意蕭條。陳建華與范紅衛膽子很大,在當時竟然選擇了逆勢擴張——在織機設備價格下降時,做了大量引進。 隨著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逐漸減小,吳江化纖織造廠的產能立即得到了釋放,先人一步把規模做大了。 恆力集團自動化紡織車間 第二次危機,是在2008年。 次貸危機的爆發與蔓延,從多個方面對中國外貿進出口產生了嚴重影響,紡織業也受到了沉重打擊。 又是在這樣市場低落的時刻,這對夫婦又選擇了“豪賭”,即大力擴張。 一方面,他們在宿遷開始建設新的工業園;另一方面佈局工業絲和紡絲聚酯等關鍵項目。 最終,宿遷的工廠幫助恆力在金融危機期間節省了不少成本。 到了2011年,恆力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滌綸工業絲生產者。 “核心定價權” 雖然中國是第一紡織大國,但化纖產業大部分產能集中在中下游。 化纖行業的上游,是石化產品PTA(精對苯二甲酸)和PX(對二甲苯)。從石油中提煉的PX能夠生產PTA,而PTA是生產滌綸等化纖產品的重要原料。 化纖產業生產鏈 長期以來,行業利潤最豐厚的上游PX(對二甲苯)生產技術被國外壟斷,全球僅美國和法國的兩家公司掌握芳烴成套技術。 陳建華與范紅衛對此有著清晰的認知,他們想要打破國外壟斷,擁有核心的定價權。 為了再也不被“卡脖子”,陳建華決定從產業鏈下游,向上游逐步挑戰國際壟斷,自建PTA工廠。2010年1月25日,恆力正式宣布投資260億元人民幣建設大連長興島石化產業基地。 從紡織產業挺進石化產業,是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轉變。 隨著公司從產業鏈最底端,向上游不斷拓展,逐步打破了國外對高端紡絲、PTA、芳烴等多個領域的壟斷。 2014年,在有關政策的支持下,恆力更是成為了第一個拿到建設大煉化項目資質的民營企業,並獲准在長興島啟動計劃投資760億元、產能2000萬噸/年的煉化一體化項目。 恆力集團化纖產業基地 後續PX投產,意味著恆力實現了“煉油-芳烴(PX)-PTA-聚酯-民用絲及工業絲-織造”全產業鏈發展。資料顯示,在公司煉化項目正式投產後,中國PX對外依存度降低了約30%,為中國芳烴聚酯產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而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些插曲。 項目啟動後不久,2016年3月,曾擔任過蘇州市委書記、吉林和遼寧省委書記的王珉,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同一時期,陳建華也被相關部門帶走。 在陳建華從公眾視野消失的那段時間,幸好還有范紅衛獨當一面,支撐公司的正常運行。直到2016年9月,陳建華才又在公開場合露面,公司安然度過危機。 在各種跌宕起伏中,范紅衛夫婦將恆力石化一步步帶領至了頂峰,二人也坐上首富的位置。 但值得關注的是,范紅衛夫婦旗下的另外兩家上市公司,仍是業績慘淡。 一家是同里旅遊;另一家是松發股份,主營業務為陶瓷。 在如今的經濟環境以及業績壓力下,恆力石化加碼高端新材料,或又是一場豪賭。(鹽財經)
光埋頭苦幹,沒有合適的機會、聰明的頭腦以及上進要強努力奮鬥的恆心是無法讓一個落敗的企業發展起來的
中國六大行齊發公告調降存款利率
繼今年4月後,中國個人存款利率再度迎來一波調降。 從9月15日起,六大國有銀行下調各個期限的存款以及大額存單利率,其中3年期下調15個基點,其他期限均下調10個基點。 六大行齊發公告調降存款利率!廣東地區已按最新調整價執行 據各家銀行官網,多家銀行今日起下調存款利率。 以整存為例,9月15日,六大行人民幣整存3個月、6個月、1年、2年、3年、5年掛牌利率分別為1.25%、1.45%、1.65%、2.15%、2.60%、2.65%。相較前一日,除3年期下調15個基點外,其他期限均下調10個基點。 記者註意到,有部分股份行也跟隨國有大行的步伐,下調了其定存利率。比如招商銀行,其3個月、6個月、1年期、2年期和5年期整存利率均較之前下降10個基點,分別為1.25%、1.45%、1.65%、2.15%、2.65%;3年期整存利率為2.60%,較之前下降了15個基點,均與國有大行相同。 記者根據線上調研和實地採訪獲悉,六大行和招行在廣東地區的分支機構,從9月15日起已按照最新調整後的存款利率執行,但多數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等並未跟進。 降低存款利率,利好資金向實體部門轉化 近年來,中國持續完善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去年6月,央行指導利率自律機制,將存款利率的自律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浮動倍數改為加點確定。今年4月,央行指導利率自律機制進一步建立存款利率市場化的調整機制,參考十年期國債利率和一年期LPR調整存款利率。 對此,央行表示,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的建立可以促進銀行跟踪市場利率變化,提升存款利率市場化定價能力,維護存款市場良性競爭秩序。不過央行也指出,建立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重在推進存款利率進一步市場化,對銀行的指導是柔性的。銀行可根據自身情況,參考市場利率變化,自主確定其存款利率的實際調整幅度。 此前4月下旬,六大國行和大部分股份行均已下調了其1年期以上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額存單利率,部分地方法人機構也相應作出下調。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以來,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在LPR多次下調和讓利實體經濟政策導向的共同影響下,銀行業仍面臨淨息差收窄壓力。銀保監會數據顯示,二季度商業銀行淨息差為1.94%,較一季度繼續收窄3個BP。 “這主要源於在讓利實體和信貸供需失衡下,銀行資產端收益率不斷下行,而二季度以來,由於存款定期化較為嚴重,導致存款成本降幅明顯低於貸款。在流動性環境較為寬鬆,資金利率超低位運行,使得銀行能夠持續享有低成本市場類負債紅利,否則淨息差收窄壓力會進一步凸顯。” 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指出,目前信貸供需矛盾依然較大,今年5Y-LPR累計降幅達到35BP,在明年一季度重定價之後,將會對銀行營收形成較大擠壓,為此進一步管控銀行負債成本勢在必行。 此外,溫彬表示,今年以來,微觀主體儲蓄意願較強、風險偏好較弱,存款定期化不斷加劇。 數據顯示,8月居民存款與企業存款分別新增0.83和0.06萬億人民幣,環比分別多增1.17和2萬億元,同比分別多增0.49和0.39萬億元,其中居民存款新增規模繼續創歷史同期新高、企業存款新增規模僅低於2016年同期。在廣東地區,截至8月末,廣東存款餘額比年初增加2萬億元,同比多增3392億元。其中住戶存款比年初增加9110億元,同比多增4078億元。 “這意味著,居民和企業等市場主體資產負債表收縮的態勢仍比較明顯,主動進行生產或投資的意願不強。”溫彬認為,通過降低存款利率等方式有助於激發市場主體的自我融資需求,有利於資金向實體部門轉化,促進寬信用的形成,帶動經濟進入良性循環軌道。 廣東多數股份行及城商行暫未跟進 從9月15日起,六大國有銀行下調各個期限的存款以及大額存單利率,其中3年期下調15個基點,其他期限均下調10個基點。 以整存為例,9月15日,六大行人民幣整存3個月、6個月、1年、2年、3年、5年掛牌利率分別為1.25%、1.45%、1.65%、2.15%、2.60%、2.65%。相較前一日,除3年期下調15個基點外,其他期限均下調10個基點。 有部分股份行也跟隨國有大行的步伐,下調了其定存利率。比如招商銀行,其3個月、6個月、1年期、2年期和5年期整存利率均較之前下降10個基點,分別為1.25%、1.45%、1.65%、2.15%、2.65%;3年期整存利率為2.60%,較之前下降了15個基點,均與國有大行相同。 不過,記者根據線上調研和實地採訪獲悉,六大行和招行在廣東地區的分支機構,從9月15日起已按照最新調整後的存款利率執行,但多數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等並未跟進。 而在此次多家大型銀行下調存款利率後,業內普遍預計,未來將有更多銀行跟進。記者註意到,目前,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的存款利率普遍高於國有大行,這也為其後續下調存款利率創造了條件。 在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看來,大型銀行下調存款利率後,將有更多銀行跟進,但不同銀行發展戰略、負債能力、業務結構不一樣,存款利率調整的幅度、步伐或有較大差異。總體而言,我國市場無風險利率下行將是長期趨勢。 與此同時,董希淼提醒廣大儲戶,如果資產配置中存款、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較多,那麼收益率可能有所下降。應平衡好風險與收益的關係,基於自身風險承受能力、投資理財需求,做好多元化的資產配置。(21財匯聞)